00:30
裝台兄弟從順子家出來,一夥人蹲在街邊,眼前似乎只有散夥一條路可走。韓梅夫妻回家來給順子操辦喜事,但是不見蔡素芬,韓梅隱約覺得順子不太對勁。瞿團和靳導這時正好來求順子回劇團打追光讓順子感覺自己依舊無法離開劇團。演出當天,任憑其他人怎麼勸說,演崔戶的角沒有見到順子堅決不上場,最後順子出現才將事情平息。演出過程中大雀兒勞累過度靠著移動台睡著嚇壞了順子,大雀兒自己又去醫院檢查身體,後果堪憂。之後大雀兒終於帶順子去了他的家。順子看到大雀兒家簡陋的傢俱和簡單的擺設十分意外。後來得知原來大雀兒省吃儉用拼命幹活是為了給女兒麗麗臉上的傷疤植皮,對下苦人來說這筆醫療費簡直是天文數字。
01:00
裝台兄弟從順子家出來,一夥人蹲在街邊,眼前似乎只有散夥一條路可走。韓梅夫妻回家來給順子操辦喜事,但是不見蔡素芬,韓梅隱約覺得順子不太對勁。瞿團和靳導這時正好來求順子回劇團打追光讓順子感覺自己依舊無法離開劇團。演出當天,任憑其他人怎麼勸說,演崔戶的角沒有見到順子堅決不上場,最後順子出現才將事情平息。演出過程中大雀兒勞累過度靠著移動台睡著嚇壞了順子,大雀兒自己又去醫院檢查身體,後果堪憂。之後大雀兒終於帶順子去了他的家。順子看到大雀兒家簡陋的傢俱和簡單的擺設十分意外。後來得知原來大雀兒省吃儉用拼命幹活是為了給女兒麗麗臉上的傷疤植皮,對下苦人來說這筆醫療費簡直是天文數字。
02:00
講述呂歸塵、羽然、姬野在亂世中攜手共戰,經歷陰謀與背叛,在群雄並立的時代中成長並崛起的英雄故事!
03:00
講述呂歸塵、羽然、姬野在亂世中攜手共戰,經歷陰謀與背叛,在群雄並立的時代中成長並崛起的英雄故事!
04:00
在國際都市開發事件中,女人之間在其中爭奪權力、復仇,和尋求生存力量,被金錢和權力所吞噬的故事。
05:00
在國際都市開發事件中,女人之間在其中爭奪權力、復仇,和尋求生存力量,被金錢和權力所吞噬的故事。
06:00
人生若如初相見/台
講述民國軍閥時期,嚮往自由的新派女青年秦桑,與雄霸一方的軍閥之子易連愷之間的愛恨糾葛。
07:00
人生若如初相見/台
講述民國軍閥時期,嚮往自由的新派女青年秦桑,與雄霸一方的軍閥之子易連愷之間的愛恨糾葛。
08:00
鴻展向交往多年的家燕求婚,但雙方家長從年輕就一直互看對方不順眼,使得提親的過程充滿波折及逗趣。
10:00
皇帝收到高顯急奏,朔博動亂,邊關告急。高相伺機給皇帝施壓,在朝堂上煽動黨羽請求朝廷增派糧餉。皇帝表面和顏悅色,心中卻對高相越發防備。李承鄞趁機給趙敬禹傳去密報,讓其暗中調查高顯與朔博勾結的證據。準備啟程回西州的小楓三人來到米羅酒肆,向米羅辭別。米羅感慨萬千,四人把酒話別。另一廂房內,裴照獨自喝著悶酒,被經過門口的米羅無意中看到。得知裴照正在為小楓擔憂,米羅寬慰他說自己家鄉有個習俗,可以根據杯下的酒漬占卜心中所尋所想之人當下如何。裴照看著杯下渾圓的酒漬不知何解。米羅暗示他酒漬渾圓代表心中所想之人平安或者正在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裴照不無感慨地說,小楓只有離開上京才能得到真正的平安。
11:00
城門失火,一片混亂,阿渡被人群沖散不知去向。隨即,顧劍為撿小楓掉落在地的花勝,也與之被人群沖散。小楓跌跌撞撞地擠出人群,茫然四顧,看到火光中一個小女孩獨自坐在地上大哭。小楓不顧一切沖過去抱住小女孩。身後一根燃燒的木杆突然倒塌,砸中小楓腦部。顧劍看到,焦急地穿過人群向小楓跑去,卻被身後突然出現的柴牧攔下。柴牧將他拉離人群。顧劍擔心地回頭看向小楓。小楓漸漸失去知覺,恍惚中看到李承鄞抱起了自己。記憶如潮水般湧進小楓的夢裡,她終於想起那個讓她痛不欲生的顧小五正是眼前的李承鄞。她充滿恨意地看著李承鄞,歇斯底里地抗拒他的靠近。李承鄞不明所以,以為小楓的異常都是因為顧劍的出現。
12:00
講述呂歸塵、羽然、姬野在亂世中攜手共戰,經歷陰謀與背叛,在群雄並立的時代中成長並崛起的英雄故事!
13:00
講述呂歸塵、羽然、姬野在亂世中攜手共戰,經歷陰謀與背叛,在群雄並立的時代中成長並崛起的英雄故事!
14:00
裝台兄弟從順子家出來,一夥人蹲在街邊,眼前似乎只有散夥一條路可走。韓梅夫妻回家來給順子操辦喜事,但是不見蔡素芬,韓梅隱約覺得順子不太對勁。瞿團和靳導這時正好來求順子回劇團打追光讓順子感覺自己依舊無法離開劇團。演出當天,任憑其他人怎麼勸說,演崔戶的角沒有見到順子堅決不上場,最後順子出現才將事情平息。演出過程中大雀兒勞累過度靠著移動台睡著嚇壞了順子,大雀兒自己又去醫院檢查身體,後果堪憂。之後大雀兒終於帶順子去了他的家。順子看到大雀兒家簡陋的傢俱和簡單的擺設十分意外。後來得知原來大雀兒省吃儉用拼命幹活是為了給女兒麗麗臉上的傷疤植皮,對下苦人來說這筆醫療費簡直是天文數字。
15:00
裝台兄弟從順子家出來,一夥人蹲在街邊,眼前似乎只有散夥一條路可走。韓梅夫妻回家來給順子操辦喜事,但是不見蔡素芬,韓梅隱約覺得順子不太對勁。瞿團和靳導這時正好來求順子回劇團打追光讓順子感覺自己依舊無法離開劇團。演出當天,任憑其他人怎麼勸說,演崔戶的角沒有見到順子堅決不上場,最後順子出現才將事情平息。演出過程中大雀兒勞累過度靠著移動台睡著嚇壞了順子,大雀兒自己又去醫院檢查身體,後果堪憂。之後大雀兒終於帶順子去了他的家。順子看到大雀兒家簡陋的傢俱和簡單的擺設十分意外。後來得知原來大雀兒省吃儉用拼命幹活是為了給女兒麗麗臉上的傷疤植皮,對下苦人來說這筆醫療費簡直是天文數字。
15:30
講述清末陝西女首富周瑩,從流浪江湖的少女蛻變為富可敵國的大義秦商,一生波瀾壯闊的傳奇故事。
17:00
皇帝收到高顯急奏,朔博動亂,邊關告急。高相伺機給皇帝施壓,在朝堂上煽動黨羽請求朝廷增派糧餉。皇帝表面和顏悅色,心中卻對高相越發防備。李承鄞趁機給趙敬禹傳去密報,讓其暗中調查高顯與朔博勾結的證據。準備啟程回西州的小楓三人來到米羅酒肆,向米羅辭別。米羅感慨萬千,四人把酒話別。另一廂房內,裴照獨自喝著悶酒,被經過門口的米羅無意中看到。得知裴照正在為小楓擔憂,米羅寬慰他說自己家鄉有個習俗,可以根據杯下的酒漬占卜心中所尋所想之人當下如何。裴照看著杯下渾圓的酒漬不知何解。米羅暗示他酒漬渾圓代表心中所想之人平安或者正在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裴照不無感慨地說,小楓只有離開上京才能得到真正的平安。
18:00
城門失火,一片混亂,阿渡被人群沖散不知去向。隨即,顧劍為撿小楓掉落在地的花勝,也與之被人群沖散。小楓跌跌撞撞地擠出人群,茫然四顧,看到火光中一個小女孩獨自坐在地上大哭。小楓不顧一切沖過去抱住小女孩。身後一根燃燒的木杆突然倒塌,砸中小楓腦部。顧劍看到,焦急地穿過人群向小楓跑去,卻被身後突然出現的柴牧攔下。柴牧將他拉離人群。顧劍擔心地回頭看向小楓。小楓漸漸失去知覺,恍惚中看到李承鄞抱起了自己。記憶如潮水般湧進小楓的夢裡,她終於想起那個讓她痛不欲生的顧小五正是眼前的李承鄞。她充滿恨意地看著李承鄞,歇斯底里地抗拒他的靠近。李承鄞不明所以,以為小楓的異常都是因為顧劍的出現。
19:00
明月以退為進,以不願腹中孩子捲入宮中鬥爭為由,懇請皇帝允許她出宮。皇帝得知明月有了身孕,大喜,讓她安心待在宮中,並允諾一定會給她一個名分,讓她名正言順地誕下龍子。宮女將此事稟告給高如意。高如意嫉妒明月獨享聖寵,短短時間就奪走了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李承鄞命裴照增派兵力在東宮設下埋伏。柴牧擔心顧劍安危,勸他忘掉一切,離開上京。顧劍意識到李承鄞要殺他,卻還是義無反顧地要帶小楓回西州。柴牧痛心疾首。這時,暗中監視柴牧的高相,認出他正是當年的陳征,猜測太子早已知道自己身世,他和陳征聯合對付的目標正是自己。是夜,李承鄞來找小楓,被其拒之門外。小楓的一番話激怒了李承鄞。
20:00
小楓對顧劍的死無比自責,她守著昏迷的阿渡,覺得這一切都是天神的懲罰,懲罰她愛上顧小五,害死親人族人,害死顧劍。李承鄞擔心小楓身體,見她一直不吃不喝,狠下心來以阿渡性命逼她進食。西北邊關,趙敬禹抓到一名倖存的丹蚩武士,從其手中拿到了當年丹蚩與高顯勾結的證據。隨即,他前往朔博,提醒朔博王看清局勢,不要步丹蚩後塵,淪為高相倒臺前的墊腳石。高家四面楚歌。隨著舉子案如火如荼的調查,一時間,百姓紛紛聚集衙門申冤,朝堂上彈劾高相的奏章如雪,皇帝龍顏大怒。高如意擔心高相安危,深夜來到禦書房,試探皇帝對高相的態度。皇帝讓她不要干預朝中之事。高如意不知進退,以腹中孩子威脅皇帝保高相,惹得皇帝勃然大怒。
21:00
夜深難眠的順子和大雀兩人繼續聊天。大雀媳婦看到菊還沒有睡著,便又起身準備去問一下菊為何沒睡。大雀和順子出門喝起了小酒,街上人來人往,很是熱鬧。三皮心裡過意不去,一大早來到順子家門口,以為順子不知道蔡素芬的地址,可誰知順子只是為了不想打擾她的生活。順子來到蔡素芬住所樓下,恰好遇到正招呼學生起床的上學的蔡素芬,不料在學校門口被蔡素芬發現,裝作不知道一路回家,倆人在樓下撞了個正著。順子告知蔡素芬自己要去北京,聊著聊著三皮也來了,蔡素芬跟順子和三皮說不要再來打擾自己,不然只能再離開。手槍懷孕的消息墩墩第一個告訴了順子,大家都替倆人高興。手槍和墩墩去超市買了一些東西到順子家告訴這個好消息。
22:00
夜深難眠的順子和大雀兩人繼續聊天。大雀媳婦看到菊還沒有睡著,便又起身準備去問一下菊為何沒睡。大雀和順子出門喝起了小酒,街上人來人往,很是熱鬧。三皮心裡過意不去,一大早來到順子家門口,以為順子不知道蔡素芬的地址,可誰知順子只是為了不想打擾她的生活。順子來到蔡素芬住所樓下,恰好遇到正招呼學生起床的上學的蔡素芬,不料在學校門口被蔡素芬發現,裝作不知道一路回家,倆人在樓下撞了個正著。順子告知蔡素芬自己要去北京,聊著聊著三皮也來了,蔡素芬跟順子和三皮說不要再來打擾自己,不然只能再離開。手槍懷孕的消息墩墩第一個告訴了順子,大家都替倆人高興。手槍和墩墩去超市買了一些東西到順子家告訴這個好消息。
22:30
明月以退為進,以不願腹中孩子捲入宮中鬥爭為由,懇請皇帝允許她出宮。皇帝得知明月有了身孕,大喜,讓她安心待在宮中,並允諾一定會給她一個名分,讓她名正言順地誕下龍子。宮女將此事稟告給高如意。高如意嫉妒明月獨享聖寵,短短時間就奪走了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李承鄞命裴照增派兵力在東宮設下埋伏。柴牧擔心顧劍安危,勸他忘掉一切,離開上京。顧劍意識到李承鄞要殺他,卻還是義無反顧地要帶小楓回西州。柴牧痛心疾首。這時,暗中監視柴牧的高相,認出他正是當年的陳征,猜測太子早已知道自己身世,他和陳征聯合對付的目標正是自己。是夜,李承鄞來找小楓,被其拒之門外。小楓的一番話激怒了李承鄞。
23:30
小楓對顧劍的死無比自責,她守著昏迷的阿渡,覺得這一切都是天神的懲罰,懲罰她愛上顧小五,害死親人族人,害死顧劍。李承鄞擔心小楓身體,見她一直不吃不喝,狠下心來以阿渡性命逼她進食。西北邊關,趙敬禹抓到一名倖存的丹蚩武士,從其手中拿到了當年丹蚩與高顯勾結的證據。隨即,他前往朔博,提醒朔博王看清局勢,不要步丹蚩後塵,淪為高相倒臺前的墊腳石。高家四面楚歌。隨著舉子案如火如荼的調查,一時間,百姓紛紛聚集衙門申冤,朝堂上彈劾高相的奏章如雪,皇帝龍顏大怒。高如意擔心高相安危,深夜來到禦書房,試探皇帝對高相的態度。皇帝讓她不要干預朝中之事。高如意不知進退,以腹中孩子威脅皇帝保高相,惹得皇帝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