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
當晚,翠兒與解一半洞房花燭,解一半睡到了地上。哈嵐坐在地鋪上吹著洞簫,簫聲透著思念。佟麗華坐在床邊,猶豫地問出疑慮:昨晚是否跟婁曉月住在一起?哈嵐的回答模棱兩可。佟麗華心事重重地落下床帷。佟麗華登門感謝草彌把汪四海撤職,草彌表示日本國很願意結交佟家這樣的貴族巨室,佟侯爺到了日本會受到天皇禮遇。哈嵐跟婁曉月道別,說去天津送寶,三五天就回,婁曉月卻預感這一去再難回來。草彌即將送佟侯爺和福晉去日本,送給佟麗華一張照片做為留念,哈嵐吃醋。汪四海到得月樓向婁三喜討要房契,反被婁三喜威脅將汪公公的死說出去。汪四海臨走放下狠話,總有一天要讓婁三喜跪著求他收下房契。
01:00
當晚,翠兒與解一半洞房花燭,解一半睡到了地上。哈嵐坐在地鋪上吹著洞簫,簫聲透著思念。佟麗華坐在床邊,猶豫地問出疑慮:昨晚是否跟婁曉月住在一起?哈嵐的回答模棱兩可。佟麗華心事重重地落下床帷。佟麗華登門感謝草彌把汪四海撤職,草彌表示日本國很願意結交佟家這樣的貴族巨室,佟侯爺到了日本會受到天皇禮遇。哈嵐跟婁曉月道別,說去天津送寶,三五天就回,婁曉月卻預感這一去再難回來。草彌即將送佟侯爺和福晉去日本,送給佟麗華一張照片做為留念,哈嵐吃醋。汪四海到得月樓向婁三喜討要房契,反被婁三喜威脅將汪公公的死說出去。汪四海臨走放下狠話,總有一天要讓婁三喜跪著求他收下房契。
02:00
講述了以刁順子為首的舞臺搭建者生活中發生的酸甜苦辣的故事。
03:00
講述了以刁順子為首的舞臺搭建者生活中發生的酸甜苦辣的故事。
04:00
講述被追趕的女人與追趕的男人,和隱藏的男人,三人之間發生一段激烈愛情的故事。
05:00
講述被追趕的女人與追趕的男人,和隱藏的男人,三人之間發生一段激烈愛情的故事。
06:00
南方有喬木/台
講述神秘的酒吧老闆時樾,與身份背景相差極大的設計師南喬邂逅,從此兩人人生發生巨大改變的愛情故事。
07:00
南方有喬木/台
講述神秘的酒吧老闆時樾,與身份背景相差極大的設計師南喬邂逅,從此兩人人生發生巨大改變的愛情故事。
08:00
鴻展向交往多年的家燕求婚,但雙方家長從年輕就一直互看對方不順眼,使得提親的過程充滿波折及逗趣。
10:00
太古神王
龍驤衛運送囚犯不知所蹤,葉家軍全軍覆滅,羿橫下旨收押秦昊秦川。暗夜族毒郎中潛入,皇城發生離奇命案。傾城作為狩夜人前去調查。白秋雪得知秦昊二人被收押之事,去向問天報信。問天拜託羿無為隱瞞秦瑤,而後馬上趕回天墉城。傾城調查官員死亡案件未果,回到九華門中,看到問天留下的字條趕去後山林前,但問天並未赴約。
11:00
太古神王
葉狼領兵將秦府包圍,以抗旨不遵為由大開殺戒。危急之時,秦問天終於趕到,救下了秦家眾人,讓他們先行趕去星河工會,自己留下對付葉狼。葉狼不敵秦問天,身死秦府,但秦問天也身受重傷,躲藏於天墉城中。白秋雪被毒郎中盯上,於是將計就計,不想從毒郎中口中逼問出的消息竟然與莫傾城有關。
12:00
講述了以刁順子為首的舞臺搭建者生活中發生的酸甜苦辣的故事。
13:00
講述了以刁順子為首的舞臺搭建者生活中發生的酸甜苦辣的故事。
14:00
當晚,翠兒與解一半洞房花燭,解一半睡到了地上。哈嵐坐在地鋪上吹著洞簫,簫聲透著思念。佟麗華坐在床邊,猶豫地問出疑慮:昨晚是否跟婁曉月住在一起?哈嵐的回答模棱兩可。佟麗華心事重重地落下床帷。佟麗華登門感謝草彌把汪四海撤職,草彌表示日本國很願意結交佟家這樣的貴族巨室,佟侯爺到了日本會受到天皇禮遇。哈嵐跟婁曉月道別,說去天津送寶,三五天就回,婁曉月卻預感這一去再難回來。草彌即將送佟侯爺和福晉去日本,送給佟麗華一張照片做為留念,哈嵐吃醋。汪四海到得月樓向婁三喜討要房契,反被婁三喜威脅將汪公公的死說出去。汪四海臨走放下狠話,總有一天要讓婁三喜跪著求他收下房契。
15:00
當晚,翠兒與解一半洞房花燭,解一半睡到了地上。哈嵐坐在地鋪上吹著洞簫,簫聲透著思念。佟麗華坐在床邊,猶豫地問出疑慮:昨晚是否跟婁曉月住在一起?哈嵐的回答模棱兩可。佟麗華心事重重地落下床帷。佟麗華登門感謝草彌把汪四海撤職,草彌表示日本國很願意結交佟家這樣的貴族巨室,佟侯爺到了日本會受到天皇禮遇。哈嵐跟婁曉月道別,說去天津送寶,三五天就回,婁曉月卻預感這一去再難回來。草彌即將送佟侯爺和福晉去日本,送給佟麗華一張照片做為留念,哈嵐吃醋。汪四海到得月樓向婁三喜討要房契,反被婁三喜威脅將汪公公的死說出去。汪四海臨走放下狠話,總有一天要讓婁三喜跪著求他收下房契。
15:30
講述職場女強人蘇明玉與家人斷絕往來,想與這個家庭劃清界限,卻始終割捨不了血濃於水的親情紛爭。
16:00
講述職場女強人蘇明玉與家人斷絕往來,想與這個家庭劃清界限,卻始終割捨不了血濃於水的親情紛爭。
17:00
太古神王
龍驤衛運送囚犯不知所蹤,葉家軍全軍覆滅,羿橫下旨收押秦昊秦川。暗夜族毒郎中潛入,皇城發生離奇命案。傾城作為狩夜人前去調查。白秋雪得知秦昊二人被收押之事,去向問天報信。問天拜託羿無為隱瞞秦瑤,而後馬上趕回天墉城。傾城調查官員死亡案件未果,回到九華門中,看到問天留下的字條趕去後山林前,但問天並未赴約。
18:00
太古神王
葉狼領兵將秦府包圍,以抗旨不遵為由大開殺戒。危急之時,秦問天終於趕到,救下了秦家眾人,讓他們先行趕去星河工會,自己留下對付葉狼。葉狼不敵秦問天,身死秦府,但秦問天也身受重傷,躲藏於天墉城中。白秋雪被毒郎中盯上,於是將計就計,不想從毒郎中口中逼問出的消息竟然與莫傾城有關。
19:00
太古神王
武修羅帶著葉狼屍體回報葉無缺,葉無缺因三弟之死悲憤交加,誓要向秦問天報仇。秦家被追殺後前往星河工會,木青以秦家人性命為要脅,秦問天忍辱跪地拜師,但木青卻在背後已經聯絡了葉家。白秋雪用計竊取莫傾城的藥方,進宮面見羿橫,表示找出醫治瘟疫之法。莫傾城看出藥方問題,但羿橫等人卻不肯聽從她的勸誡。
20:00
太古神王
秦家人在木青帶領下離開星河工會,卻正中葉家軍埋伏,秦殤為救問天而死,秦問天身負重傷。秦家兵分兩路,一路去西北軍營,一路前往雪雲國求援。白秋雪藥方好景不長,疫情惡化。莫傾城以身試藥研製出解藥廣施於眾人,疫情得以抑制。羿橫、葉默對白秋雪態度轉變,白秋雪心中鬱鬱不平。
21:00
婁家班眾師兄弟欲掩護婁曉月去天津,被婁三喜發現,全體師兄弟受到“打通堂”責罰。升任副局長的汪四海來到得月樓討要房契,婁三喜再次拒絕。嘎巴菜攤上,哈嵐驚魂未定地向佟麗華講述被兩個黑衣人跟蹤的事,二人分析一定是佟梓華派的人。哈嵐趁機提出想回北京,被佟麗華一針見血地指出回北京躲避風頭是假,想見婁曉月是真。連遭家庭變故、感情失意,佟麗華酒後傷感,失聲痛哭,令哈嵐感到內疚和心疼。婁三喜勸婁曉月放棄哈嵐,可婁曉月卻有苦難言。當晚正在唱《鳳還巢》,汪四海突然帶人闖了進來,硬說《鳳還巢》是禁戲,要查封得月樓。無奈之下,婁三喜跪著將得月樓房契交給汪四海。
22:00
婁家班眾師兄弟欲掩護婁曉月去天津,被婁三喜發現,全體師兄弟受到“打通堂”責罰。升任副局長的汪四海來到得月樓討要房契,婁三喜再次拒絕。嘎巴菜攤上,哈嵐驚魂未定地向佟麗華講述被兩個黑衣人跟蹤的事,二人分析一定是佟梓華派的人。哈嵐趁機提出想回北京,被佟麗華一針見血地指出回北京躲避風頭是假,想見婁曉月是真。連遭家庭變故、感情失意,佟麗華酒後傷感,失聲痛哭,令哈嵐感到內疚和心疼。婁三喜勸婁曉月放棄哈嵐,可婁曉月卻有苦難言。當晚正在唱《鳳還巢》,汪四海突然帶人闖了進來,硬說《鳳還巢》是禁戲,要查封得月樓。無奈之下,婁三喜跪著將得月樓房契交給汪四海。
22:30
太古神王
武修羅帶著葉狼屍體回報葉無缺,葉無缺因三弟之死悲憤交加,誓要向秦問天報仇。秦家被追殺後前往星河工會,木青以秦家人性命為要脅,秦問天忍辱跪地拜師,但木青卻在背後已經聯絡了葉家。白秋雪用計竊取莫傾城的藥方,進宮面見羿橫,表示找出醫治瘟疫之法。莫傾城看出藥方問題,但羿橫等人卻不肯聽從她的勸誡。
23:30
太古神王
秦家人在木青帶領下離開星河工會,卻正中葉家軍埋伏,秦殤為救問天而死,秦問天身負重傷。秦家兵分兩路,一路去西北軍營,一路前往雪雲國求援。白秋雪藥方好景不長,疫情惡化。莫傾城以身試藥研製出解藥廣施於眾人,疫情得以抑制。羿橫、葉默對白秋雪態度轉變,白秋雪心中鬱鬱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