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
日軍同時進入裡鋪鎮,將裡鋪鎮屠村,苦瓜的全家老小都被日本人給殺死了,怒火中燒的苦瓜欲單槍匹馬的找日本人報仇,被何秀蓮勸阻鐵算盤和麻老六懷疑何秀蓮共產黨的身份,陳三炮也開始懷疑馬龍、何秀蓮身份,何秀蓮索性挑明身份,陳三炮反倒心裡踏實了。何秀蓮在土匪中開展宣傳工作,鼓動眾匪抗日。眾匪建議,只要大當家陳三炮帶頭,他們可以投奔新四軍打日本。鐵算盤駁斥胡鬧,稱新四軍是赤匪,窮得都穿不上褲子,他們能勝利才怪! 陳三炮讓苦瓜帶人先把家人的後事料理完畢,之後回歸銅鑼山,一起殺鬼子。
01:00
唐守成安排表弟陳結巴帶軍樂隊來到田氏祠堂向田家提親,並開始奏樂。花紅阻攔軍樂隊奏樂,堅決不同意,以長嫂如母,以及自己是田記酒坊掌櫃為由不許田樹才娶傻姑。田樹才以命相抗,一刀劃向手心,說不管娶了誰,心中都只有花紅。田明媚趕來,竟支持田樹才娶傻姑,兄妹心中都已被復仇的火焰填滿。田樹才與傻姑成親敷衍,傻姑卻高興地事事呵護著田樹才,令眾人啼笑皆非。田樹才新婚之夜,花紅鬱鬱寡歡。田樹才將進洞房,唐守成叫住他吩咐三件事,一是笨女兒是他當爹的命;二是只要田樹才對傻姑好,以後自己這麼多年喝兵血、刮地皮弄來的錢都是田樹才的;三是為了保證田樹才的生命安全,唐守成不會給田樹才軍權。
04:00
靈魂修繕工
此劇將通過精神科醫生和患者之間的故事,尋找「幸福來自哪裡」的答案。
05:00
靈魂修繕工
此劇將通過精神科醫生和患者之間的故事,尋找「幸福來自哪裡」的答案。
06:00
獨孤皇后/台
講述勤儉樸實、才情卓絕的獨孤伽羅輔佐夫君楊堅建功立業,創下一夫一妻制度先河及「開皇之治」的故事。
07:00
獨孤皇后/台
講述勤儉樸實、才情卓絕的獨孤伽羅輔佐夫君楊堅建功立業,創下一夫一妻制度先河及「開皇之治」的故事。
08:00
多情城市
以1960至1970年代九份發展,述說三個拜把兄弟如何赤手空拳打天下,藉由上一代的愛情故事串連兩代之間共同的情感與記憶,深度探索兩代之間的價值觀差異。
09:00
多情城市
以1960至1970年代九份發展,述說三個拜把兄弟如何赤手空拳打天下,藉由上一代的愛情故事串連兩代之間共同的情感與記憶,深度探索兩代之間的價值觀差異。
10:00
特警部隊偷偷潛入到社區內部,暗中遣散社區內住戶,84小組獨院秘密部署在社區周圍,通訊員監控無人機密切觀察一切情況,李一萌作為阻手架長槍場外射擊,一場激烈的對戰展開。激戰中,小佛爺手下損失慘重,小佛爺趁亂逃跑,李一萌抓捕小佛爺心切,擅自離開崗位,擾亂整個計畫,榮耀救下擅自行動的李一萌,小佛爺最終逃脫。一場聲勢浩大的全員出動的追捕中,卻讓主犯逃脫,此行行動以打草驚蛇,對於後續的抓捕更增難度,劉寒山訓斥榮耀行動小組辦事不利。榮耀沒有責怪李一萌,獨自承擔下劉寒山的問責,立下軍令狀絕不讓小佛爺逍遙法外,更安撫84小組成員不要氣餒。
11:00
榮耀安排李一萌和善於偽裝的趙然假扮情侶前往一處修車店調查取證,果然該汽車改裝店為一處毒品交易處。趙然用暗語接觸上店老闆,並成功引出大坤露面。趙然化成超跑俱樂部的趙老闆與大坤碰面,但大坤狡詐多疑並未上鉤,李一萌卻趁此時機將一顆監聽定位器安置在了大坤車上。警隊人員根據安裝在大坤車上的監聽定位器,順利偵察到大坤窩藏毒品的倉庫,榮耀下令警員按兵不動,放長線調大魚。歐先生親自下廚安排了一場家宴,實則為了緩解眼鏡、大坤和穆青、黎若笙之間的緊張關係,希望大傢伙以和為貴,和氣生財。然而,家宴半途卻傳來警方連夜破獲涉毒據點的新聞,在警方的雷霆行動中,大坤的十七處藏毒窩點被查出,大坤驚愕慌張。
14:00
日軍同時進入裡鋪鎮,將裡鋪鎮屠村,苦瓜的全家老小都被日本人給殺死了,怒火中燒的苦瓜欲單槍匹馬的找日本人報仇,被何秀蓮勸阻鐵算盤和麻老六懷疑何秀蓮共產黨的身份,陳三炮也開始懷疑馬龍、何秀蓮身份,何秀蓮索性挑明身份,陳三炮反倒心裡踏實了。何秀蓮在土匪中開展宣傳工作,鼓動眾匪抗日。眾匪建議,只要大當家陳三炮帶頭,他們可以投奔新四軍打日本。鐵算盤駁斥胡鬧,稱新四軍是赤匪,窮得都穿不上褲子,他們能勝利才怪! 陳三炮讓苦瓜帶人先把家人的後事料理完畢,之後回歸銅鑼山,一起殺鬼子。
15:00
唐守成安排表弟陳結巴帶軍樂隊來到田氏祠堂向田家提親,並開始奏樂。花紅阻攔軍樂隊奏樂,堅決不同意,以長嫂如母,以及自己是田記酒坊掌櫃為由不許田樹才娶傻姑。田樹才以命相抗,一刀劃向手心,說不管娶了誰,心中都只有花紅。田明媚趕來,竟支持田樹才娶傻姑,兄妹心中都已被復仇的火焰填滿。田樹才與傻姑成親敷衍,傻姑卻高興地事事呵護著田樹才,令眾人啼笑皆非。田樹才新婚之夜,花紅鬱鬱寡歡。田樹才將進洞房,唐守成叫住他吩咐三件事,一是笨女兒是他當爹的命;二是只要田樹才對傻姑好,以後自己這麼多年喝兵血、刮地皮弄來的錢都是田樹才的;三是為了保證田樹才的生命安全,唐守成不會給田樹才軍權。
15:30
花紅被明媚感動,帶著明媚來沈家家人,並在門口嚷嚷起來,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沈老爺面子上掛不住。沈家門聽到門口吵鬧,看見明媚已經是新娘的裝扮,來嫁給自己,心中大喜,抱起明媚來到他們的新房,並對明媚表決心一定會給田家報仇,殺了陳三炮,不然自己會被亂槍打死。花紅和田樹才接受了田明媚嫁給沈家門的事實,雖然人不多,但是兩家還是坐在一起吃了一頓喜宴。沈家門知道二人不舍,決定留下花紅和田樹才,不醉不歸,二人答應。沈家門娶田明媚的消息也傳到了銅鑼山上,二當家鐵算盤慫恿陳三炮要趁沈家大喜偷襲沈家門為鐵笊籬報仇,三炮雖擔心有詐,但還是決定一起下山。
16:00
忙活了一夜的沈家門並沒有抓到陳三炮,早上與明媚一起送走花紅和田樹才,下人們打掃花紅的床褥時發現了一顆子彈,向沈家門稟報,沈家門派人又將花紅逮捕起來。田樹才不相信花紅會救陳三炮,來到牢房向花紅對質,花紅說是兩碼事,田樹才不得不相信。在田樹才心中,殺父之仇,奪妻之恨,田樹才與陳三炮的仇不共戴天。保安團重新發了告示要將花紅斬首示眾,陳三炮得到消息連夜下山搭救,香雪海不放心跟了出來。花紅被囚車拉到刑場,陳三炮暗中等待機會,但沈家門早已布下天羅地網。就在手起刀落的一?那,陳三炮開槍打死了劊子手,群眾四處逃竄,沈家門等待的陳三炮終於出現了。銅鑼寨的一種兄弟與沈家門的士兵展開了槍戰,雙方死傷慘重。
17:00
穆青開車送歐可欣離開後,隨黎若笙一起來到大坤哥的住處,大坤明面上給兩人賠不是,邀請兩人一起做生意,暗中卻將穆青、黎若笙約定好交易的時間地點的詳細資訊透漏給警方,意在借助警方力量除掉二人。歐可欣過生日,黎若笙獻殷勤偷偷跑去給歐可欣送蛋糕,而穆青則跑到歐可欣住所,幫助歐可欣安裝報警器,關心起歐可欣的安危。大坤與黎若笙、穆青約定的交易時間來臨,黎若笙與穆青如約來到大坤所約定的地點,大坤假意與黎若笙寒暄擁抱,卻趁機將監聽定位器塞進了黎若笙的口袋,並火速撤離。警方根據定位迅速拉網行動,穆青和黎若笙此時才知道自己中了大坤的計謀。大坤逃跑,榮耀全力抓捕黎若笙和穆青兩人,面對警方的圍追,黎若笙和穆青分頭逃跑。
18:00
警局內,劉寒山與榮耀分析著案情,劉寒山對榮耀此次行動中放水行為有所擔憂,萬一被識破將會影響穆青的臥底身份。榮耀表示會做好周密打算,但他發現穆青和歐可欣走的很近,心情複雜。劉寒山指出歐可欣為歐先生的獨生女兒,穆青難免與之接觸。于此同時,李一萌調出歐可欣的身世的資料,榮耀越發對歐可欣的身份感到可疑,榮耀便裝來到歐可欣的服裝設計工作室探尋情況。劉寒山和穆青老地方秘密會見,希望穆青放下心結與榮耀密切配合。穆青講出自己最大的心結在於歐可欣。劉寒山點播穆青,讓他不要忘記自己接觸歐先生的主要任務,歐可欣作為歐先生的獨生女,兩人難免會接觸,還望穆青自己掌握好分寸。
21:00
酒井一郎對花紅釀的酒耿耿於懷,來到田氏祠堂問花紅釀酒的秘方,花紅卻說花雕酒沒有秘方,唐守成大怒,認為花紅對皇軍不敬,欲教訓花紅,卻被酒井攔下。花紅趁機找到田樹才,將馮小寶晚上與田樹才相約私奔的事告訴田樹才,田樹才反讓花紅轉告馮小寶好自為之,自己不會與她走,花紅無奈只得現去找馮小寶。馮小寶與田樹才偷情事敗,沈萬順早已派人在約會地點等待馮小寶,馮小寶被狼狽的帶回沈家。沈萬順派親信僕人給沈家門送信,要求沈家門回家處置此事。沈萬順氣得發抖,罵馮小寶敗壞沈家門風,罵沈家門給沈家列祖列宗丟人,欲代替沈家門休了馮小寶,並逼迫她說出偷情的男人,馮小寶為了保全田樹才,寧願一頭撞死,也沒有把田樹才說出來。
22:00
陳三炮如約去見新四軍政委,抱拳稱政委為大當家的。政委和陳三炮談判順利,決定要先搶劫日軍的軍火庫,但是需要花紅幫忙,花紅只想一心釀酒,直言拒絕。何秀蓮找花紅談心,花紅最終答應幫忙。花紅借給日軍送酒送肉犒勞日軍的藉口,將日軍軍官灌醉,並殺死,搶劫了軍火後,利用酒車掩護返回。但陳三炮在槍戰中不幸受傷,花紅將陳三炮帶回了田氏祠堂修養,賽華佗幾次想要把子彈取出來,卻未成功,陳三炮拿過刀自己用力挖出子彈也疼暈了過去。酒井一郎家中是開清酒作坊的,對花紅的釀酒工藝和酒罈子製作工藝非常感興趣,以相互砌磋為名邀請花紅前往日軍駐地授藝,卻被花紅告知全憑冬練三九夏練三伏,要想學成需十年,拒絕見面,酒井反而不惱。
22:30
穆青開車送歐可欣離開後,隨黎若笙一起來到大坤哥的住處,大坤明面上給兩人賠不是,邀請兩人一起做生意,暗中卻將穆青、黎若笙約定好交易的時間地點的詳細資訊透漏給警方,意在借助警方力量除掉二人。歐可欣過生日,黎若笙獻殷勤偷偷跑去給歐可欣送蛋糕,而穆青則跑到歐可欣住所,幫助歐可欣安裝報警器,關心起歐可欣的安危。大坤與黎若笙、穆青約定的交易時間來臨,黎若笙與穆青如約來到大坤所約定的地點,大坤假意與黎若笙寒暄擁抱,卻趁機將監聽定位器塞進了黎若笙的口袋,並火速撤離。警方根據定位迅速拉網行動,穆青和黎若笙此時才知道自己中了大坤的計謀。大坤逃跑,榮耀全力抓捕黎若笙和穆青兩人,面對警方的圍追,黎若笙和穆青分頭逃跑。
23:30
警局內,劉寒山與榮耀分析著案情,劉寒山對榮耀此次行動中放水行為有所擔憂,萬一被識破將會影響穆青的臥底身份。榮耀表示會做好周密打算,但他發現穆青和歐可欣走的很近,心情複雜。劉寒山指出歐可欣為歐先生的獨生女兒,穆青難免與之接觸。于此同時,李一萌調出歐可欣的身世的資料,榮耀越發對歐可欣的身份感到可疑,榮耀便裝來到歐可欣的服裝設計工作室探尋情況。劉寒山和穆青老地方秘密會見,希望穆青放下心結與榮耀密切配合。穆青講出自己最大的心結在於歐可欣。劉寒山點播穆青,讓他不要忘記自己接觸歐先生的主要任務,歐可欣作為歐先生的獨生女,兩人難免會接觸,還望穆青自己掌握好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