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
世鈞來到顧家,向顧太太和奶奶保證,他絕對不會辜負曼楨。然而祝鴻才得知二人要遠走高飛,馬上去給石鏡軒通風報信。解鈴還需系鈴人,想要幫翠芝得到世鈞,必須要先牽制住曼楨,石鏡軒決定利用秋生來阻止曼楨。翠芝生日宴會如約舉行,然而就在曼楨世鈞準備離開的節骨眼上,他們發現秋生被石鏡軒帶走。石鏡軒把她藏在石府中,想借此阻止二人的離開,發現真相的二人慌忙來到翠芝生日宴會上,找石鏡軒對峙,世鈞和石鏡軒撕破臉皮,大吵一架,劍拔弩張時,秋生突然哭著出現,曼楨獨自跑過去安慰她,石鏡軒趁機拿出手槍對準曼楨,翠芝連忙出手阻攔,在父女倆爭奪時,手槍意外走火,射中了石鏡軒,石鏡軒當場死亡。
01:00
世鈞來到顧家,向顧太太和奶奶保證,他絕對不會辜負曼楨。然而祝鴻才得知二人要遠走高飛,馬上去給石鏡軒通風報信。解鈴還需系鈴人,想要幫翠芝得到世鈞,必須要先牽制住曼楨,石鏡軒決定利用秋生來阻止曼楨。翠芝生日宴會如約舉行,然而就在曼楨世鈞準備離開的節骨眼上,他們發現秋生被石鏡軒帶走。石鏡軒把她藏在石府中,想借此阻止二人的離開,發現真相的二人慌忙來到翠芝生日宴會上,找石鏡軒對峙,世鈞和石鏡軒撕破臉皮,大吵一架,劍拔弩張時,秋生突然哭著出現,曼楨獨自跑過去安慰她,石鏡軒趁機拿出手槍對準曼楨,翠芝連忙出手阻攔,在父女倆爭奪時,手槍意外走火,射中了石鏡軒,石鏡軒當場死亡。
02:00
講述了民國時期大連好漢街上一個叫山東老酒館的小舖子掌櫃陳懷海在老酒館裏謀生計、釋大義的故事。
03:00
講述了民國時期大連好漢街上一個叫山東老酒館的小舖子掌櫃陳懷海在老酒館裏謀生計、釋大義的故事。
04:00
講述被追趕的女人與追趕的男人,和隱藏的男人,三人之間發生一段激烈愛情的故事。
05:00
講述被追趕的女人與追趕的男人,和隱藏的男人,三人之間發生一段激烈愛情的故事。
06:00
南方有喬木/台
講述神秘的酒吧老闆時樾,與身份背景相差極大的設計師南喬邂逅,從此兩人人生發生巨大改變的愛情故事。
07:00
南方有喬木/台
講述神秘的酒吧老闆時樾,與身份背景相差極大的設計師南喬邂逅,從此兩人人生發生巨大改變的愛情故事。
08:00
鴻展向交往多年的家燕求婚,但雙方家長從年輕就一直互看對方不順眼,使得提親的過程充滿波折及逗趣。
10:00
王儇和蕭綦來到廟內找徐姑姑,王夙卻表示他從未見過徐姑姑,王儇半信半疑,蕭綦卻起了疑心,吩咐唐競去調查王夙。士兵們找到了徐姑姑的屍體,王儇傷心欲絕,蕭綦懷疑與王夙有關,王儇不願相信。王夙因心中難過前來祭祖,回想起過去與徐姑姑的點點滴滴淚流不止,此時王儇前來尋找他並詢問他徐姑姑一事,王夙說徐姑姑的死是場意外,他這幾天也是悲痛欲絕
11:00
12:00
講述了民國時期大連好漢街上一個叫山東老酒館的小舖子掌櫃陳懷海在老酒館裏謀生計、釋大義的故事。
13:00
講述了民國時期大連好漢街上一個叫山東老酒館的小舖子掌櫃陳懷海在老酒館裏謀生計、釋大義的故事。
14:00
世鈞來到顧家,向顧太太和奶奶保證,他絕對不會辜負曼楨。然而祝鴻才得知二人要遠走高飛,馬上去給石鏡軒通風報信。解鈴還需系鈴人,想要幫翠芝得到世鈞,必須要先牽制住曼楨,石鏡軒決定利用秋生來阻止曼楨。翠芝生日宴會如約舉行,然而就在曼楨世鈞準備離開的節骨眼上,他們發現秋生被石鏡軒帶走。石鏡軒把她藏在石府中,想借此阻止二人的離開,發現真相的二人慌忙來到翠芝生日宴會上,找石鏡軒對峙,世鈞和石鏡軒撕破臉皮,大吵一架,劍拔弩張時,秋生突然哭著出現,曼楨獨自跑過去安慰她,石鏡軒趁機拿出手槍對準曼楨,翠芝連忙出手阻攔,在父女倆爭奪時,手槍意外走火,射中了石鏡軒,石鏡軒當場死亡。
15:00
世鈞來到顧家,向顧太太和奶奶保證,他絕對不會辜負曼楨。然而祝鴻才得知二人要遠走高飛,馬上去給石鏡軒通風報信。解鈴還需系鈴人,想要幫翠芝得到世鈞,必須要先牽制住曼楨,石鏡軒決定利用秋生來阻止曼楨。翠芝生日宴會如約舉行,然而就在曼楨世鈞準備離開的節骨眼上,他們發現秋生被石鏡軒帶走。石鏡軒把她藏在石府中,想借此阻止二人的離開,發現真相的二人慌忙來到翠芝生日宴會上,找石鏡軒對峙,世鈞和石鏡軒撕破臉皮,大吵一架,劍拔弩張時,秋生突然哭著出現,曼楨獨自跑過去安慰她,石鏡軒趁機拿出手槍對準曼楨,翠芝連忙出手阻攔,在父女倆爭奪時,手槍意外走火,射中了石鏡軒,石鏡軒當場死亡。
15:30
安家天下仲介公司大區經理似錦空降到靜宜門店,與文昌形成雙店長競爭之中,見證了客戶的生活故事。
16:00
安家天下仲介公司大區經理似錦空降到靜宜門店,與文昌形成雙店長競爭之中,見證了客戶的生活故事。
17:00
王儇和蕭綦來到廟內找徐姑姑,王夙卻表示他從未見過徐姑姑,王儇半信半疑,蕭綦卻起了疑心,吩咐唐競去調查王夙。士兵們找到了徐姑姑的屍體,王儇傷心欲絕,蕭綦懷疑與王夙有關,王儇不願相信。王夙因心中難過前來祭祖,回想起過去與徐姑姑的點點滴滴淚流不止,此時王儇前來尋找他並詢問他徐姑姑一事,王夙說徐姑姑的死是場意外,他這幾天也是悲痛欲絕
18:00
19:00
王藺派人將自己還活著的消息告訴了太后,並欺騙太后說要輔佐靜兒登基,讓她助自己一臂之力,太后欣喜若狂。王藺讓王安處理了靜兒,被王夙聽見。與此同時宋懷恩也準備整兵出發,玉岫苦苦阻攔宋懷恩不為所動,玉岫便派人前去給王儇報信,另一邊去處理靜兒的王安被王夙發現,王夙偷偷跟在後面打暈了王安救下了靜兒。王儇安排好了一切進了宮,王藺得知靜兒
20:00
21:00
世鈞終於出獄,卻沒想到翠芝已經瘋了。看著神志不清的翠芝,他百感交集。石太太決定把這個家和隆泰交給世鈞,讓二人明天完成婚事,囑咐他和翠芝好好生活,以後不要再去找曼楨了。毫不知情的曼楨出獄後急忙找曼璐詢問世鈞的情況,曼璐告訴她世鈞翠芝今日大婚,她一個人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奔跑著,看見世鈞和翠芝的婚車路過,二人一個人坐在車上,一人站在路上,看著逐漸遠去的世鈞,二人相顧無言,卻也無能為力。回到家,曼楨一蹶不振,家人也非常擔心,想方設法極力安慰她,曼璐告訴她活著是為了將來不是為了過去,就算是為了不辜負世鈞對她的付出與犧牲也要振作起來。婚後翠芝的精神依然沒有恢復正常,像一個沒有靈魂的玩偶,空洞又脆弱。
22:00
世鈞終於出獄,卻沒想到翠芝已經瘋了。看著神志不清的翠芝,他百感交集。石太太決定把這個家和隆泰交給世鈞,讓二人明天完成婚事,囑咐他和翠芝好好生活,以後不要再去找曼楨了。毫不知情的曼楨出獄後急忙找曼璐詢問世鈞的情況,曼璐告訴她世鈞翠芝今日大婚,她一個人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奔跑著,看見世鈞和翠芝的婚車路過,二人一個人坐在車上,一人站在路上,看著逐漸遠去的世鈞,二人相顧無言,卻也無能為力。回到家,曼楨一蹶不振,家人也非常擔心,想方設法極力安慰她,曼璐告訴她活著是為了將來不是為了過去,就算是為了不辜負世鈞對她的付出與犧牲也要振作起來。婚後翠芝的精神依然沒有恢復正常,像一個沒有靈魂的玩偶,空洞又脆弱。
22:30
王藺派人將自己還活著的消息告訴了太后,並欺騙太后說要輔佐靜兒登基,讓她助自己一臂之力,太后欣喜若狂。王藺讓王安處理了靜兒,被王夙聽見。與此同時宋懷恩也準備整兵出發,玉岫苦苦阻攔宋懷恩不為所動,玉岫便派人前去給王儇報信,另一邊去處理靜兒的王安被王夙發現,王夙偷偷跟在後面打暈了王安救下了靜兒。王儇安排好了一切進了宮,王藺得知靜兒
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