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
鋼子發現張儉和多鶴的鞋子都沾滿了泥土和葦葉,小環也看見了,她和鋼子都懷疑起來。小彭終於想起來是張儉的聲音,把張儉抓起來審問。多鶴告訴了小石她與張儉特殊的關係,小石深深理解她的不幸。張儉有把柄在手根本不屑,這激怒了小彭。小彭讓小石寫告發檢舉張儉和多鶴的材料,小石不願,受到了小彭的威脅。小環問多鶴為什麼鞋子泥濘,多鶴謊稱去工友家編葦簾子了。
01:00
鋼子發現張儉和多鶴的鞋子都沾滿了泥土和葦葉,小環也看見了,她和鋼子都懷疑起來。小彭終於想起來是張儉的聲音,把張儉抓起來審問。多鶴告訴了小石她與張儉特殊的關係,小石深深理解她的不幸。張儉有把柄在手根本不屑,這激怒了小彭。小彭讓小石寫告發檢舉張儉和多鶴的材料,小石不願,受到了小彭的威脅。小環問多鶴為什麼鞋子泥濘,多鶴謊稱去工友家編葦簾子了。
02:00
該劇通過一個大家庭幾代人的恩怨情仇,融合娘惹文化精髓,講述女子月娘一生不屈不撓的奮鬥史的故事。
03:00
該劇通過一個大家庭幾代人的恩怨情仇,融合娘惹文化精髓,講述女子月娘一生不屈不撓的奮鬥史的故事。
04:00
有瑕疵的人們
該劇講述了有美男嫌棄症的女人和有外貌執著症的男人,一起克服有瑕疵偏見、和身邊的人們的浪漫喜劇故事。
05:00
有瑕疵的人們
該劇講述了有美男嫌棄症的女人和有外貌執著症的男人,一起克服有瑕疵偏見、和身邊的人們的浪漫喜劇故事。
06:00
講述古東青、霍志遠、王子三人從白手起家的菜鳥,力爭上游成為企業家的勵志故事。
07:00
講述古東青、霍志遠、王子三人從白手起家的菜鳥,力爭上游成為企業家的勵志故事。
08:00
鴻展向交往多年的家燕求婚,但雙方家長從年輕就一直互看對方不順眼,使得提親的過程充滿波折及逗趣。
10:00
王儇將杏兒和意兒逐出王府,王儇深夜休息,蕭綦站在王儇房外。太子找來王藺討論謇甯王的事情。王藺懷疑近期發生的事情都是有人在密謀,太子慌亂的不知所措,被王藺訓斥。玉秀伺候王儇吃飯,王儇想喝些酒,玉秀幫王儇弄來了一些酒,並陪著王儇喝酒。喝醉的王儇想起和子澹的種種留下了淚水,並向子澹告別;蕭綦將王儇抱進屋內,王儇躺在蕭綦的腿上睡著了
11:00
清晨,寧朔軍來營救蕭綦和王儇。蕭綦懷疑有人背叛了自己,偷偷去報信,抓了王儇身邊的侍女,盧夫人承認是自己暴露了王儇的行程。王儇收拾行李準備和蕭綦一起去江南,蕭綦讓王儇先回京城,並將王藺寫給王儇的信件交給他。王儇在監獄看見刺殺他們的杜將軍,杜將軍說漏嘴有人想讓蕭綦死,王儇根據杜將軍的話懷疑他上面的人是謝淵。謝淵因被罷官並沒有實權
12:00
該劇通過一個大家庭幾代人的恩怨情仇,融合娘惹文化精髓,講述女子月娘一生不屈不撓的奮鬥史的故事。
13:00
該劇通過一個大家庭幾代人的恩怨情仇,融合娘惹文化精髓,講述女子月娘一生不屈不撓的奮鬥史的故事。
14:00
鋼子發現張儉和多鶴的鞋子都沾滿了泥土和葦葉,小環也看見了,她和鋼子都懷疑起來。小彭終於想起來是張儉的聲音,把張儉抓起來審問。多鶴告訴了小石她與張儉特殊的關係,小石深深理解她的不幸。張儉有把柄在手根本不屑,這激怒了小彭。小彭讓小石寫告發檢舉張儉和多鶴的材料,小石不願,受到了小彭的威脅。小環問多鶴為什麼鞋子泥濘,多鶴謊稱去工友家編葦簾子了。
15:00
鋼子發現張儉和多鶴的鞋子都沾滿了泥土和葦葉,小環也看見了,她和鋼子都懷疑起來。小彭終於想起來是張儉的聲音,把張儉抓起來審問。多鶴告訴了小石她與張儉特殊的關係,小石深深理解她的不幸。張儉有把柄在手根本不屑,這激怒了小彭。小彭讓小石寫告發檢舉張儉和多鶴的材料,小石不願,受到了小彭的威脅。小環問多鶴為什麼鞋子泥濘,多鶴謊稱去工友家編葦簾子了。
15:30
二十世紀二十年初,軍閥割據民生凋敝,亂世中少年沈其南一家忽遭飛來橫禍。父親因無意間捲入走私陰謀。
16:00
二十世紀二十年初,軍閥割據民生凋敝,亂世中少年沈其南一家忽遭飛來橫禍。父親因無意間捲入走私陰謀。
17:00
王儇將杏兒和意兒逐出王府,王儇深夜休息,蕭綦站在王儇房外。太子找來王藺討論謇甯王的事情。王藺懷疑近期發生的事情都是有人在密謀,太子慌亂的不知所措,被王藺訓斥。玉秀伺候王儇吃飯,王儇想喝些酒,玉秀幫王儇弄來了一些酒,並陪著王儇喝酒。喝醉的王儇想起和子澹的種種留下了淚水,並向子澹告別;蕭綦將王儇抱進屋內,王儇躺在蕭綦的腿上睡著了
18:00
清晨,寧朔軍來營救蕭綦和王儇。蕭綦懷疑有人背叛了自己,偷偷去報信,抓了王儇身邊的侍女,盧夫人承認是自己暴露了王儇的行程。王儇收拾行李準備和蕭綦一起去江南,蕭綦讓王儇先回京城,並將王藺寫給王儇的信件交給他。王儇在監獄看見刺殺他們的杜將軍,杜將軍說漏嘴有人想讓蕭綦死,王儇根據杜將軍的話懷疑他上面的人是謝淵。謝淵因被罷官並沒有實權
19:00
前線發來消息,謇甯王起兵造反,蕭綦帶領著寧朔軍前往江南,而王儇回了京城。子律聽聞王儇正在回京城,傳書給暉州刺史吳謙。吳謙迎王儇入暉州,王儇發現車隊沒有前往行府。吳謙說話含糊不清,王儇和宋懷恩懷疑吳謙的動機。車隊進去城中,王儇越發不安,暗中要宋懷恩去找王家暗衛,在前往京城求救。蕭綦猜測謇甯王的用意。吳謙劫持王儇,王儇要宋懷恩離
20:00
宋懷恩帶著王家暗衛和士兵來營救王儇。牟連看著倆邊殘殺,走出房屋,說服叛變的士兵要持續效忠大成。宋懷恩去捉拿吳謙,卻不想宋懷恩趕到前,吳夫人被殺。子澹求子隆派兵給自己去救王儇,子隆一臉無奈說自己要聽王藺的,子澹決定自己去救王儇。暉州城內傷患不斷,王儇和玉秀一起照顧傷患。玉秀擔心蕭綦不會趕到,王儇會被俘虜,王儇安撫玉秀。牟連來到
21:00
多鶴為小石做了飯菜,小石正為小彭的威脅鬱悶著,他喝醉了告訴多鶴小彭的卑劣打算,發誓就算戴上黑五類的帽子也要保護多鶴。小石向多鶴表明了愛意,多鶴願做小石的妻子。小石送喝醉的多鶴回家,張儉以為小石有家室還占多鶴便宜與他打起來,抱起多鶴時正好小環開門看見。孩子們穿上了綠軍裝,小環發瘋似地打罵孩子,要把軍裝剪爛。逆反的鋼子要找小彭批倒張儉和小環,以及這個“法西斯”家庭。
22:00
多鶴為小石做了飯菜,小石正為小彭的威脅鬱悶著,他喝醉了告訴多鶴小彭的卑劣打算,發誓就算戴上黑五類的帽子也要保護多鶴。小石向多鶴表明了愛意,多鶴願做小石的妻子。小石送喝醉的多鶴回家,張儉以為小石有家室還占多鶴便宜與他打起來,抱起多鶴時正好小環開門看見。孩子們穿上了綠軍裝,小環發瘋似地打罵孩子,要把軍裝剪爛。逆反的鋼子要找小彭批倒張儉和小環,以及這個“法西斯”家庭。
22:30
前線發來消息,謇甯王起兵造反,蕭綦帶領著寧朔軍前往江南,而王儇回了京城。子律聽聞王儇正在回京城,傳書給暉州刺史吳謙。吳謙迎王儇入暉州,王儇發現車隊沒有前往行府。吳謙說話含糊不清,王儇和宋懷恩懷疑吳謙的動機。車隊進去城中,王儇越發不安,暗中要宋懷恩去找王家暗衛,在前往京城求救。蕭綦猜測謇甯王的用意。吳謙劫持王儇,王儇要宋懷恩離
23:30
宋懷恩帶著王家暗衛和士兵來營救王儇。牟連看著倆邊殘殺,走出房屋,說服叛變的士兵要持續效忠大成。宋懷恩去捉拿吳謙,卻不想宋懷恩趕到前,吳夫人被殺。子澹求子隆派兵給自己去救王儇,子隆一臉無奈說自己要聽王藺的,子澹決定自己去救王儇。暉州城內傷患不斷,王儇和玉秀一起照顧傷患。玉秀擔心蕭綦不會趕到,王儇會被俘虜,王儇安撫玉秀。牟連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