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
夜裡,難以入眠的路曉歐和姚遠探討國際金融形勢和遠方快遞的處境,姚遠乾脆將她接到了快遞分揀中心,跟她講述了自己決定實施的“千車計畫”。路曉歐對此舉充滿疑慮和不安,姚遠卻信心百倍,認為這是一次甩掉劉雲天的好機會。他向路曉歐拋出橄欖枝,邀請路曉歐加入遠方快遞。兩人因一碗泡面的溫暖仿佛又回到了過去。吳曉光私下約見霍梅,希望霍梅能在劉雲天面前幫助他多多美言,霍梅看到了吳曉光的野心。霍梅意外得知劉雲天早已有了定下娃娃親的物件,精神恍惚。而劉達也洞察出劉雲天對霍梅別樣的情感。備受打擊的霍梅打電話給高暢尋求心靈慰藉,在高暢《海闊天空》的歌聲中,霍梅留下決絕的淚水。路曉歐回歸遠方快遞,受到了員工們熱烈的歡迎。
01:00
夜裡,難以入眠的路曉歐和姚遠探討國際金融形勢和遠方快遞的處境,姚遠乾脆將她接到了快遞分揀中心,跟她講述了自己決定實施的“千車計畫”。路曉歐對此舉充滿疑慮和不安,姚遠卻信心百倍,認為這是一次甩掉劉雲天的好機會。他向路曉歐拋出橄欖枝,邀請路曉歐加入遠方快遞。兩人因一碗泡面的溫暖仿佛又回到了過去。吳曉光私下約見霍梅,希望霍梅能在劉雲天面前幫助他多多美言,霍梅看到了吳曉光的野心。霍梅意外得知劉雲天早已有了定下娃娃親的物件,精神恍惚。而劉達也洞察出劉雲天對霍梅別樣的情感。備受打擊的霍梅打電話給高暢尋求心靈慰藉,在高暢《海闊天空》的歌聲中,霍梅留下決絕的淚水。路曉歐回歸遠方快遞,受到了員工們熱烈的歡迎。
02:00
講述烈火山莊的繼承人烈如歌,因十九年前的往事而被捲入恩怨漩渦之中,以及與銀雪、戰楓間的深情虐戀。
03:00
講述烈火山莊的繼承人烈如歌,因十九年前的往事而被捲入恩怨漩渦之中,以及與銀雪、戰楓間的深情虐戀。
04:00
本劇講述天才糕點師韓都宇和綜藝節目編劇盧美萊之間的愛情故事。
05:00
本劇講述天才糕點師韓都宇和綜藝節目編劇盧美萊之間的愛情故事。
06:00
下一站 別離/台
原本對愛情心灰意冷的秋陽與盛夏,以契約形式開始了一段有名無實的婚姻,最終領悟了人生與愛情的真諦。
07:00
下一站 別離/台
原本對愛情心灰意冷的秋陽與盛夏,以契約形式開始了一段有名無實的婚姻,最終領悟了人生與愛情的真諦。
08:00
鴻展向交往多年的家燕求婚,但雙方家長從年輕就一直互看對方不順眼,使得提親的過程充滿波折及逗趣。
10:00
四派立刻合審司鳳,司鳳被捆在圓臺上,璿璣,敏言和若玉被法術綁在一邊,璿璣等人大聲為司鳳哀求,但沒人搭理。第一鞭,司鳳噴血,第二鞭,打得司鳳飛起落地不動,可司鳳依舊不招。影紅褚磊不忍,璿璣也叫說已經兩鞭了,是妖早就顯原型了,不要再打,但其他幾位掌門卻依舊要打,昊辰終於舉起第三鞭。璿璣大急,體內力量再次失控,掙脫法術護住司鳳,體內的定坤感應到了主人的危險,破封印而出,震碎了打妖鞭,但威力太大,自己也被震暈過去,眾人大驚。容穀主見狀掏出閻羅釘要繼續對司鳳用刑。忽然門開金光湧入,離澤宮宮主趕到救下司鳳。宮主丟出一隻小妖並帶來當初被小銀花“殺死”的正派弟子,力證了司鳳的清白。
11:00
璿璣他們發現玲瓏狀態越來越差,原來元神離開太久,已不能再等,璿璣這就要去不周山救玲瓏。就在這時,褚磊正好進來,攔住璿璣,不願讓璿璣貿然行事讓整個少陽陷入危機,說璿璣以為自己有情有義,不過是無知妄作。忽然門外響起宮主的斷喝——說的好!宮主譏諷少陽逆徒一次次闖亂子,每次都拖累司鳳來救,褚磊臉色難看也回譏,眾人不歡而散。褚磊拉走璿璣,在恒陽面前,言語中已為她和昊辰定下終生,璿璣拒絕,褚磊卻要璿璣收心,回到少陽再不許離開半步。另一邊,宮主也警告司鳳不要一意孤行,再與璿璣來往。璿璣被褚磊派人死死盯住,軟禁在房中。陸嫣然送來司鳳做的傀儡符和擬聲符,讓璿璣按司鳳計畫行事,就能和他一起離開浮玉島。
12:00
講述烈火山莊的繼承人烈如歌,因十九年前的往事而被捲入恩怨漩渦之中,以及與銀雪、戰楓間的深情虐戀。
13:00
講述烈火山莊的繼承人烈如歌,因十九年前的往事而被捲入恩怨漩渦之中,以及與銀雪、戰楓間的深情虐戀。
14:00
夜裡,難以入眠的路曉歐和姚遠探討國際金融形勢和遠方快遞的處境,姚遠乾脆將她接到了快遞分揀中心,跟她講述了自己決定實施的“千車計畫”。路曉歐對此舉充滿疑慮和不安,姚遠卻信心百倍,認為這是一次甩掉劉雲天的好機會。他向路曉歐拋出橄欖枝,邀請路曉歐加入遠方快遞。兩人因一碗泡面的溫暖仿佛又回到了過去。吳曉光私下約見霍梅,希望霍梅能在劉雲天面前幫助他多多美言,霍梅看到了吳曉光的野心。霍梅意外得知劉雲天早已有了定下娃娃親的物件,精神恍惚。而劉達也洞察出劉雲天對霍梅別樣的情感。備受打擊的霍梅打電話給高暢尋求心靈慰藉,在高暢《海闊天空》的歌聲中,霍梅留下決絕的淚水。路曉歐回歸遠方快遞,受到了員工們熱烈的歡迎。
15:00
夜裡,難以入眠的路曉歐和姚遠探討國際金融形勢和遠方快遞的處境,姚遠乾脆將她接到了快遞分揀中心,跟她講述了自己決定實施的“千車計畫”。路曉歐對此舉充滿疑慮和不安,姚遠卻信心百倍,認為這是一次甩掉劉雲天的好機會。他向路曉歐拋出橄欖枝,邀請路曉歐加入遠方快遞。兩人因一碗泡面的溫暖仿佛又回到了過去。吳曉光私下約見霍梅,希望霍梅能在劉雲天面前幫助他多多美言,霍梅看到了吳曉光的野心。霍梅意外得知劉雲天早已有了定下娃娃親的物件,精神恍惚。而劉達也洞察出劉雲天對霍梅別樣的情感。備受打擊的霍梅打電話給高暢尋求心靈慰藉,在高暢《海闊天空》的歌聲中,霍梅留下決絕的淚水。路曉歐回歸遠方快遞,受到了員工們熱烈的歡迎。
15:30
二十世紀二十年初,軍閥割據民生凋敝,亂世中少年沈其南一家忽遭飛來橫禍。父親因無意間捲入走私陰謀。
16:00
二十世紀二十年初,軍閥割據民生凋敝,亂世中少年沈其南一家忽遭飛來橫禍。父親因無意間捲入走私陰謀。
17:00
四派立刻合審司鳳,司鳳被捆在圓臺上,璿璣,敏言和若玉被法術綁在一邊,璿璣等人大聲為司鳳哀求,但沒人搭理。第一鞭,司鳳噴血,第二鞭,打得司鳳飛起落地不動,可司鳳依舊不招。影紅褚磊不忍,璿璣也叫說已經兩鞭了,是妖早就顯原型了,不要再打,但其他幾位掌門卻依舊要打,昊辰終於舉起第三鞭。璿璣大急,體內力量再次失控,掙脫法術護住司鳳,體內的定坤感應到了主人的危險,破封印而出,震碎了打妖鞭,但威力太大,自己也被震暈過去,眾人大驚。容穀主見狀掏出閻羅釘要繼續對司鳳用刑。忽然門開金光湧入,離澤宮宮主趕到救下司鳳。宮主丟出一隻小妖並帶來當初被小銀花“殺死”的正派弟子,力證了司鳳的清白。
18:00
璿璣他們發現玲瓏狀態越來越差,原來元神離開太久,已不能再等,璿璣這就要去不周山救玲瓏。就在這時,褚磊正好進來,攔住璿璣,不願讓璿璣貿然行事讓整個少陽陷入危機,說璿璣以為自己有情有義,不過是無知妄作。忽然門外響起宮主的斷喝——說的好!宮主譏諷少陽逆徒一次次闖亂子,每次都拖累司鳳來救,褚磊臉色難看也回譏,眾人不歡而散。褚磊拉走璿璣,在恒陽面前,言語中已為她和昊辰定下終生,璿璣拒絕,褚磊卻要璿璣收心,回到少陽再不許離開半步。另一邊,宮主也警告司鳳不要一意孤行,再與璿璣來往。璿璣被褚磊派人死死盯住,軟禁在房中。陸嫣然送來司鳳做的傀儡符和擬聲符,讓璿璣按司鳳計畫行事,就能和他一起離開浮玉島。
19:00
璿璣想弄明白萬劫八荒鏡裡看到的那個女將軍是誰,和她又有什麼樣的關係。紫狐聞著亭奴的味道到一處消失了,沒法繼續追蹤。大家想到去找柳意歡開天眼找,紫狐於是開始聞柳意歡的味道,找柳意歡。眾人跟著紫狐來到嫣紅閣,姑娘們看到司鳳、敏言、若玉很有興趣,場面十分尷尬。他們果然在此找到了喝花酒不給錢的柳意歡,為柳意歡付了欠下的錢。柳意歡帶著大家回到他落腳的房子,眾人問玉兒去了哪裡,柳意歡支支吾吾地說玉兒又跑了。璿璣問柳意歡是否能幫忙找到亭奴。柳意歡表示自己剛剛開過天眼,力量弱沒法看到太多事情。眾人奇怪柳意歡為何開天眼,柳意歡掩飾說還不是為了找玉兒。眾人不再懷疑。柳意歡讓大家先住下,讓他再想想救亭奴的辦法。
20:00
司鳳沖出記憶,再進入一面鏡子。這是第二世,司鳳是信王,助公主璿璣登上女帝,卻被璿璣賜了毒酒。司鳳越發焦躁,不甘心的投入一面面鏡子,可卻總是事與願違。第三世,司鳳使用禁術,把自己的眼睛換給盲女璿璣,讓她重獲光明,依舊不得善終。第四世,昏暗的室內角鬥場中,璿璣和司鳳對立在場中,司鳳不忍看她瘋狂,放水讓璿璣取勝。第五世,司鳳是除妖師,拼盡性命,只為化解魔頭璿璣一身戾氣。第六世,一身錦衣的璿璣面對囚牢中的司鳳,不顧感情逼問藏寶圖所在。第七世,璿璣的劍穿透了司鳳的身體。
21:00
劉愛蓮和路曉歐和地震被拆包裹公司的老總吃飯賠罪,幾瓶酒下肚對方吐露自己也是被人利用,知道姚遠在震區的善舉以及遠方快遞在震區的服務,他內心也十分自責和煎熬。路曉歐心裡明白,此事一定是有人要故意整垮遠方。路曉歐勸劉愛蓮回到遠方快遞輔佐姚遠,並打探劉愛蓮和徐晴的關係。路曉歐立下賭注,斷言劉愛蓮以後一定會被徐晴俘獲芳心,劉愛蓮不屑一顧,正巧徐晴開車來接劉愛蓮,劉愛蓮頗為尷尬。路曉歐和徐晴聊起劉愛蓮,徐晴對劉愛蓮大加讚賞,誇她雖然讀書不多但是卻有神奇的力量,憑著直覺和一股拼勁兒把紡織廠做到今天的規模。路曉歐從徐晴的眼中讀到柔情,心裡暗喜。
22:00
劉愛蓮和路曉歐和地震被拆包裹公司的老總吃飯賠罪,幾瓶酒下肚對方吐露自己也是被人利用,知道姚遠在震區的善舉以及遠方快遞在震區的服務,他內心也十分自責和煎熬。路曉歐心裡明白,此事一定是有人要故意整垮遠方。路曉歐勸劉愛蓮回到遠方快遞輔佐姚遠,並打探劉愛蓮和徐晴的關係。路曉歐立下賭注,斷言劉愛蓮以後一定會被徐晴俘獲芳心,劉愛蓮不屑一顧,正巧徐晴開車來接劉愛蓮,劉愛蓮頗為尷尬。路曉歐和徐晴聊起劉愛蓮,徐晴對劉愛蓮大加讚賞,誇她雖然讀書不多但是卻有神奇的力量,憑著直覺和一股拼勁兒把紡織廠做到今天的規模。路曉歐從徐晴的眼中讀到柔情,心裡暗喜。
22:30
璿璣想弄明白萬劫八荒鏡裡看到的那個女將軍是誰,和她又有什麼樣的關係。紫狐聞著亭奴的味道到一處消失了,沒法繼續追蹤。大家想到去找柳意歡開天眼找,紫狐於是開始聞柳意歡的味道,找柳意歡。眾人跟著紫狐來到嫣紅閣,姑娘們看到司鳳、敏言、若玉很有興趣,場面十分尷尬。他們果然在此找到了喝花酒不給錢的柳意歡,為柳意歡付了欠下的錢。柳意歡帶著大家回到他落腳的房子,眾人問玉兒去了哪裡,柳意歡支支吾吾地說玉兒又跑了。璿璣問柳意歡是否能幫忙找到亭奴。柳意歡表示自己剛剛開過天眼,力量弱沒法看到太多事情。眾人奇怪柳意歡為何開天眼,柳意歡掩飾說還不是為了找玉兒。眾人不再懷疑。柳意歡讓大家先住下,讓他再想想救亭奴的辦法。
23:30
司鳳沖出記憶,再進入一面鏡子。這是第二世,司鳳是信王,助公主璿璣登上女帝,卻被璿璣賜了毒酒。司鳳越發焦躁,不甘心的投入一面面鏡子,可卻總是事與願違。第三世,司鳳使用禁術,把自己的眼睛換給盲女璿璣,讓她重獲光明,依舊不得善終。第四世,昏暗的室內角鬥場中,璿璣和司鳳對立在場中,司鳳不忍看她瘋狂,放水讓璿璣取勝。第五世,司鳳是除妖師,拼盡性命,只為化解魔頭璿璣一身戾氣。第六世,一身錦衣的璿璣面對囚牢中的司鳳,不顧感情逼問藏寶圖所在。第七世,璿璣的劍穿透了司鳳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