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
劉達告訴路曉歐劉雲天利用對災區的捐贈做了一次完美的廣告,並提醒路曉歐感性和理性要分開,只有靠此才能永遠立於不敗之地。劉雲天和劉達探討起關於如何建立自己物流體系的事情。劉達認為不該只盯著遠方和姚遠不放,劉雲天卻堅持篤定自己的決策,劉達佩服他的果敢,並斷言遠方終將屬於雲天。姚遠將200輛嶄新的運輸車投入災後救援工作,並親自趕往一線營救自己的快遞員,劉雲天感歎姚遠的確是個瘋子。劉雲天提醒姚遠他是企業家而不是救援隊,可姚遠卻怒斥劉雲天只追求商業價值,連為自己賣命的員工都不管不顧。路曉歐在電話裡勸姚遠不要只紮在災區救援,此刻更能應該做的是樹立企業形象和品牌形象,姚遠粗暴拒絕,兩人不歡而散。
01:00
劉達告訴路曉歐劉雲天利用對災區的捐贈做了一次完美的廣告,並提醒路曉歐感性和理性要分開,只有靠此才能永遠立於不敗之地。劉雲天和劉達探討起關於如何建立自己物流體系的事情。劉達認為不該只盯著遠方和姚遠不放,劉雲天卻堅持篤定自己的決策,劉達佩服他的果敢,並斷言遠方終將屬於雲天。姚遠將200輛嶄新的運輸車投入災後救援工作,並親自趕往一線營救自己的快遞員,劉雲天感歎姚遠的確是個瘋子。劉雲天提醒姚遠他是企業家而不是救援隊,可姚遠卻怒斥劉雲天只追求商業價值,連為自己賣命的員工都不管不顧。路曉歐在電話裡勸姚遠不要只紮在災區救援,此刻更能應該做的是樹立企業形象和品牌形象,姚遠粗暴拒絕,兩人不歡而散。
02:00
講述烈火山莊的繼承人烈如歌,因十九年前的往事而被捲入恩怨漩渦之中,以及與銀雪、戰楓間的深情虐戀。
03:00
講述烈火山莊的繼承人烈如歌,因十九年前的往事而被捲入恩怨漩渦之中,以及與銀雪、戰楓間的深情虐戀。
04:00
本劇講述天才糕點師韓都宇和綜藝節目編劇盧美萊之間的愛情故事。
05:00
本劇講述天才糕點師韓都宇和綜藝節目編劇盧美萊之間的愛情故事。
06:00
下一站 別離/台
原本對愛情心灰意冷的秋陽與盛夏,以契約形式開始了一段有名無實的婚姻,最終領悟了人生與愛情的真諦。
07:00
下一站 別離/台
原本對愛情心灰意冷的秋陽與盛夏,以契約形式開始了一段有名無實的婚姻,最終領悟了人生與愛情的真諦。
08:00
鴻展向交往多年的家燕求婚,但雙方家長從年輕就一直互看對方不順眼,使得提親的過程充滿波折及逗趣。
10:00
司鳳前去引開地牢看守,暗中找到小妖,他帶著黑白指環(小銀花帶回)偽裝妖族同夥,騙取小妖信任,套問天墟堂總壇位置,小妖正要說出總壇方位時,忽然一道銳響,三根針射來,司鳳拂袖擋開兩根,第三根紮在小妖肩頭。司鳳冷眼直追而去。璿璣鬧著要去追地狼救回玲瓏元神,昊辰卻讓璿璣馬上跟自己回少陽的旭陽峰,她的職責是守護秘境。璿璣不願,姐姐這樣,她如何安心回去。昊辰不悅,斥她可忘了自己發過的守境誓言,要強行帶璿璣走。司鳳阻攔昊辰帶走璿璣,兩人打鬥起來,這時,陸嫣然沖出來助司鳳,猝不及防傷了昊辰手腕。
11:00
烏童一心想將妖玲瓏調教成玲瓏的樣子,那種隨時挑釁自己兇神惡煞的模樣,可妖玲瓏當烏童是恩人,反應總是不如真正的玲瓏,烏童不由有些失落。堂主見烏童和地狼,斥烏童行事不聽號令,擅自帶著妖族強攻浮玉島,折損實力。堂主不悅,懲誡烏童,靈匙的事情只由地狼來負責,烏童不准再插手,也無權再調動天墟堂的妖軍。敏言在牢中勸司鳳不要為了一隻妖不顧朋友,但司鳳仍不肯送小銀花出來受死,敏言走出牢門表示自己也沒辦法,璿璣打算硬闖,但昊辰趕到阻止。昊辰審問司鳳接近璿璣有何居心,被司鳳反駁,昊辰大怒。東方夫人一心與歐陽相伴,卻被歐陽無情拋棄,瘋瘋癲癲,當著四大派掌門亂咬,咬定司鳳就是妖。
12:00
講述烈火山莊的繼承人烈如歌,因十九年前的往事而被捲入恩怨漩渦之中,以及與銀雪、戰楓間的深情虐戀。
13:00
講述烈火山莊的繼承人烈如歌,因十九年前的往事而被捲入恩怨漩渦之中,以及與銀雪、戰楓間的深情虐戀。
14:00
劉達告訴路曉歐劉雲天利用對災區的捐贈做了一次完美的廣告,並提醒路曉歐感性和理性要分開,只有靠此才能永遠立於不敗之地。劉雲天和劉達探討起關於如何建立自己物流體系的事情。劉達認為不該只盯著遠方和姚遠不放,劉雲天卻堅持篤定自己的決策,劉達佩服他的果敢,並斷言遠方終將屬於雲天。姚遠將200輛嶄新的運輸車投入災後救援工作,並親自趕往一線營救自己的快遞員,劉雲天感歎姚遠的確是個瘋子。劉雲天提醒姚遠他是企業家而不是救援隊,可姚遠卻怒斥劉雲天只追求商業價值,連為自己賣命的員工都不管不顧。路曉歐在電話裡勸姚遠不要只紮在災區救援,此刻更能應該做的是樹立企業形象和品牌形象,姚遠粗暴拒絕,兩人不歡而散。
15:00
劉達告訴路曉歐劉雲天利用對災區的捐贈做了一次完美的廣告,並提醒路曉歐感性和理性要分開,只有靠此才能永遠立於不敗之地。劉雲天和劉達探討起關於如何建立自己物流體系的事情。劉達認為不該只盯著遠方和姚遠不放,劉雲天卻堅持篤定自己的決策,劉達佩服他的果敢,並斷言遠方終將屬於雲天。姚遠將200輛嶄新的運輸車投入災後救援工作,並親自趕往一線營救自己的快遞員,劉雲天感歎姚遠的確是個瘋子。劉雲天提醒姚遠他是企業家而不是救援隊,可姚遠卻怒斥劉雲天只追求商業價值,連為自己賣命的員工都不管不顧。路曉歐在電話裡勸姚遠不要只紮在災區救援,此刻更能應該做的是樹立企業形象和品牌形象,姚遠粗暴拒絕,兩人不歡而散。
15:30
二十世紀二十年初,軍閥割據民生凋敝,亂世中少年沈其南一家忽遭飛來橫禍。父親因無意間捲入走私陰謀。
16:00
二十世紀二十年初,軍閥割據民生凋敝,亂世中少年沈其南一家忽遭飛來橫禍。父親因無意間捲入走私陰謀。
17:00
司鳳前去引開地牢看守,暗中找到小妖,他帶著黑白指環(小銀花帶回)偽裝妖族同夥,騙取小妖信任,套問天墟堂總壇位置,小妖正要說出總壇方位時,忽然一道銳響,三根針射來,司鳳拂袖擋開兩根,第三根紮在小妖肩頭。司鳳冷眼直追而去。璿璣鬧著要去追地狼救回玲瓏元神,昊辰卻讓璿璣馬上跟自己回少陽的旭陽峰,她的職責是守護秘境。璿璣不願,姐姐這樣,她如何安心回去。昊辰不悅,斥她可忘了自己發過的守境誓言,要強行帶璿璣走。司鳳阻攔昊辰帶走璿璣,兩人打鬥起來,這時,陸嫣然沖出來助司鳳,猝不及防傷了昊辰手腕。
18:00
烏童一心想將妖玲瓏調教成玲瓏的樣子,那種隨時挑釁自己兇神惡煞的模樣,可妖玲瓏當烏童是恩人,反應總是不如真正的玲瓏,烏童不由有些失落。堂主見烏童和地狼,斥烏童行事不聽號令,擅自帶著妖族強攻浮玉島,折損實力。堂主不悅,懲誡烏童,靈匙的事情只由地狼來負責,烏童不准再插手,也無權再調動天墟堂的妖軍。敏言在牢中勸司鳳不要為了一隻妖不顧朋友,但司鳳仍不肯送小銀花出來受死,敏言走出牢門表示自己也沒辦法,璿璣打算硬闖,但昊辰趕到阻止。昊辰審問司鳳接近璿璣有何居心,被司鳳反駁,昊辰大怒。東方夫人一心與歐陽相伴,卻被歐陽無情拋棄,瘋瘋癲癲,當著四大派掌門亂咬,咬定司鳳就是妖。
19:00
四派立刻合審司鳳,司鳳被捆在圓臺上,璿璣,敏言和若玉被法術綁在一邊,璿璣等人大聲為司鳳哀求,但沒人搭理。第一鞭,司鳳噴血,第二鞭,打得司鳳飛起落地不動,可司鳳依舊不招。影紅褚磊不忍,璿璣也叫說已經兩鞭了,是妖早就顯原型了,不要再打,但其他幾位掌門卻依舊要打,昊辰終於舉起第三鞭。璿璣大急,體內力量再次失控,掙脫法術護住司鳳,體內的定坤感應到了主人的危險,破封印而出,震碎了打妖鞭,但威力太大,自己也被震暈過去,眾人大驚。容穀主見狀掏出閻羅釘要繼續對司鳳用刑。忽然門開金光湧入,離澤宮宮主趕到救下司鳳。宮主丟出一隻小妖並帶來當初被小銀花“殺死”的正派弟子,力證了司鳳的清白。
20:00
璿璣他們發現玲瓏狀態越來越差,原來元神離開太久,已不能再等,璿璣這就要去不周山救玲瓏。就在這時,褚磊正好進來,攔住璿璣,不願讓璿璣貿然行事讓整個少陽陷入危機,說璿璣以為自己有情有義,不過是無知妄作。忽然門外響起宮主的斷喝——說的好!宮主譏諷少陽逆徒一次次闖亂子,每次都拖累司鳳來救,褚磊臉色難看也回譏,眾人不歡而散。褚磊拉走璿璣,在恒陽面前,言語中已為她和昊辰定下終生,璿璣拒絕,褚磊卻要璿璣收心,回到少陽再不許離開半步。另一邊,宮主也警告司鳳不要一意孤行,再與璿璣來往。璿璣被褚磊派人死死盯住,軟禁在房中。陸嫣然送來司鳳做的傀儡符和擬聲符,讓璿璣按司鳳計畫行事,就能和他一起離開浮玉島。
21:00
夜裡,難以入眠的路曉歐和姚遠探討國際金融形勢和遠方快遞的處境,姚遠乾脆將她接到了快遞分揀中心,跟她講述了自己決定實施的“千車計畫”。路曉歐對此舉充滿疑慮和不安,姚遠卻信心百倍,認為這是一次甩掉劉雲天的好機會。他向路曉歐拋出橄欖枝,邀請路曉歐加入遠方快遞。兩人因一碗泡面的溫暖仿佛又回到了過去。吳曉光私下約見霍梅,希望霍梅能在劉雲天面前幫助他多多美言,霍梅看到了吳曉光的野心。霍梅意外得知劉雲天早已有了定下娃娃親的物件,精神恍惚。而劉達也洞察出劉雲天對霍梅別樣的情感。備受打擊的霍梅打電話給高暢尋求心靈慰藉,在高暢《海闊天空》的歌聲中,霍梅留下決絕的淚水。路曉歐回歸遠方快遞,受到了員工們熱烈的歡迎。
22:00
夜裡,難以入眠的路曉歐和姚遠探討國際金融形勢和遠方快遞的處境,姚遠乾脆將她接到了快遞分揀中心,跟她講述了自己決定實施的“千車計畫”。路曉歐對此舉充滿疑慮和不安,姚遠卻信心百倍,認為這是一次甩掉劉雲天的好機會。他向路曉歐拋出橄欖枝,邀請路曉歐加入遠方快遞。兩人因一碗泡面的溫暖仿佛又回到了過去。吳曉光私下約見霍梅,希望霍梅能在劉雲天面前幫助他多多美言,霍梅看到了吳曉光的野心。霍梅意外得知劉雲天早已有了定下娃娃親的物件,精神恍惚。而劉達也洞察出劉雲天對霍梅別樣的情感。備受打擊的霍梅打電話給高暢尋求心靈慰藉,在高暢《海闊天空》的歌聲中,霍梅留下決絕的淚水。路曉歐回歸遠方快遞,受到了員工們熱烈的歡迎。
22:30
四派立刻合審司鳳,司鳳被捆在圓臺上,璿璣,敏言和若玉被法術綁在一邊,璿璣等人大聲為司鳳哀求,但沒人搭理。第一鞭,司鳳噴血,第二鞭,打得司鳳飛起落地不動,可司鳳依舊不招。影紅褚磊不忍,璿璣也叫說已經兩鞭了,是妖早就顯原型了,不要再打,但其他幾位掌門卻依舊要打,昊辰終於舉起第三鞭。璿璣大急,體內力量再次失控,掙脫法術護住司鳳,體內的定坤感應到了主人的危險,破封印而出,震碎了打妖鞭,但威力太大,自己也被震暈過去,眾人大驚。容穀主見狀掏出閻羅釘要繼續對司鳳用刑。忽然門開金光湧入,離澤宮宮主趕到救下司鳳。宮主丟出一隻小妖並帶來當初被小銀花“殺死”的正派弟子,力證了司鳳的清白。
23:30
璿璣他們發現玲瓏狀態越來越差,原來元神離開太久,已不能再等,璿璣這就要去不周山救玲瓏。就在這時,褚磊正好進來,攔住璿璣,不願讓璿璣貿然行事讓整個少陽陷入危機,說璿璣以為自己有情有義,不過是無知妄作。忽然門外響起宮主的斷喝——說的好!宮主譏諷少陽逆徒一次次闖亂子,每次都拖累司鳳來救,褚磊臉色難看也回譏,眾人不歡而散。褚磊拉走璿璣,在恒陽面前,言語中已為她和昊辰定下終生,璿璣拒絕,褚磊卻要璿璣收心,回到少陽再不許離開半步。另一邊,宮主也警告司鳳不要一意孤行,再與璿璣來往。璿璣被褚磊派人死死盯住,軟禁在房中。陸嫣然送來司鳳做的傀儡符和擬聲符,讓璿璣按司鳳計畫行事,就能和他一起離開浮玉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