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
房似錦接到潘貴雨電話,得知房父幫人開車,因超載翻車撞死了人自己也躺進醫院,且車老闆並沒有給他買保險。現在死者家屬、車老闆都在追著他們要錢,而且還牽連上了房爺爺。房似錦聽聞此話,決定明天一早就回家。第二天一早,房似錦帶著一個小包踏上了回家的旅途。房家棟一點主意都沒有,潘貴雨直接上去扒拉房似錦的包,想看她帶了多少錢回來。房似錦推開眾人,執意要先看爺爺。來到爺爺的院落裡,房似錦徑直走向死者家屬,從包裡拿出僅有的五萬元死死塞給喪主妻子以表歉意和慰問。無良的車老闆的人見狀也圍上來搶奪,房似錦發狠,用砸碎的酒瓶子對付他們,一群外強中乾的大男人四下逃竄。房似錦把爺爺送進醫院。徐姑姑在家中開夥感謝秦濤。
02: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03: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04: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05: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06:00
扶搖/台
講述平凡少女扶搖為解救同伴,踏上五洲歷險征途,與長孫無極歷經各種磨難,最終成功對抗不公的命運。
07:00
扶搖/台
講述平凡少女扶搖為解救同伴,踏上五洲歷險征途,與長孫無極歷經各種磨難,最終成功對抗不公的命運。
08:00
鴻展向交往多年的家燕求婚,但雙方家長從年輕就一直互看對方不順眼,使得提親的過程充滿波折及逗趣。
10:00
大合薩和呂歸塵尋找破狼王的方法,商量來商量去,想到去尋找呂歸塵的爺爺,也就是青陽部最厲害的狂血戰士出山,因為欽達翰王是青陽部裡唯一曾經親手打敗過狼王的人。但二人到了山洞裡並沒有發現爺爺,等待他們的卻是雷碧城,交戰之後呂歸塵體力不支昏倒在地,大合薩進入雷碧城的幻境欲殺之,卻也慘遭雷碧城毒手。狼王再次意圖勸降呂歸塵,讓他親眼看著自己手刃青陽人,呂歸塵憤怒卻仍不願意屈服。狼王與呂歸塵對決,呂歸塵再次不敵。呂歸塵被帶到一個囚籠中,才發現自己的爺爺之所以會失蹤,原來早已經被狼王抓住了。爺孫倆在監獄裡做了最後的暢談。爺爺要求呂歸塵像個英雄一樣拿起手中的刀。
11:00
呂歸塵砍斷牢籠的鋼筋,卻再次遇到了雷碧城。雷碧城再次想要勸說呂歸塵跟自己回辰月部,呂歸塵憤怒不已,舉刀就向雷碧城砍去,二人展開激烈的戰鬥。砍殺中,呂歸塵進入雷碧城的幻境,看到了南淮城中熟悉的場景,也看到了姬野。但呂歸塵識破了雷碧城給自己製造的幻境,毫無不猶豫地使出大辟之刀,絕殺雷碧城。狼王出現並告訴他,青陽部裡真正通風報信的人既不是呂守愚也不是呂鷹揚,而是蘇瑪。呂歸塵愕然不已。他一個人趔趄著往青陽部走去。呂鷹揚召見蘇瑪,蘇瑪說出自己所做的一切皆是要報復帕蘇爾家族。呂鷹揚將蘇瑪下獄。帝都的一切終於平息,小舟拒絕了白毅的邀請,留在了天啟城,繼承了皇帝哥哥的遺願,登上皇位。
12: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13: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14:00
房似錦接到潘貴雨電話,得知房父幫人開車,因超載翻車撞死了人自己也躺進醫院,且車老闆並沒有給他買保險。現在死者家屬、車老闆都在追著他們要錢,而且還牽連上了房爺爺。房似錦聽聞此話,決定明天一早就回家。第二天一早,房似錦帶著一個小包踏上了回家的旅途。房家棟一點主意都沒有,潘貴雨直接上去扒拉房似錦的包,想看她帶了多少錢回來。房似錦推開眾人,執意要先看爺爺。來到爺爺的院落裡,房似錦徑直走向死者家屬,從包裡拿出僅有的五萬元死死塞給喪主妻子以表歉意和慰問。無良的車老闆的人見狀也圍上來搶奪,房似錦發狠,用砸碎的酒瓶子對付他們,一群外強中乾的大男人四下逃竄。房似錦把爺爺送進醫院。徐姑姑在家中開夥感謝秦濤。
15:30
皇太子蕭定權少年時期喪母喪妹,使得他對親情極度渴望,又因有心人士的操弄,讓蕭定權與父親間的隔閡日漸加深。蕭定權與文官陸英之女陸文昔偶遇相知,兩人的情感逐漸加深,並且不畏艱險不畏犧牲,為了社稷的安寧相持相伴。
17:00
大合薩和呂歸塵尋找破狼王的方法,商量來商量去,想到去尋找呂歸塵的爺爺,也就是青陽部最厲害的狂血戰士出山,因為欽達翰王是青陽部裡唯一曾經親手打敗過狼王的人。但二人到了山洞裡並沒有發現爺爺,等待他們的卻是雷碧城,交戰之後呂歸塵體力不支昏倒在地,大合薩進入雷碧城的幻境欲殺之,卻也慘遭雷碧城毒手。狼王再次意圖勸降呂歸塵,讓他親眼看著自己手刃青陽人,呂歸塵憤怒卻仍不願意屈服。狼王與呂歸塵對決,呂歸塵再次不敵。呂歸塵被帶到一個囚籠中,才發現自己的爺爺之所以會失蹤,原來早已經被狼王抓住了。爺孫倆在監獄裡做了最後的暢談。爺爺要求呂歸塵像個英雄一樣拿起手中的刀。
18:00
呂歸塵砍斷牢籠的鋼筋,卻再次遇到了雷碧城。雷碧城再次想要勸說呂歸塵跟自己回辰月部,呂歸塵憤怒不已,舉刀就向雷碧城砍去,二人展開激烈的戰鬥。砍殺中,呂歸塵進入雷碧城的幻境,看到了南淮城中熟悉的場景,也看到了姬野。但呂歸塵識破了雷碧城給自己製造的幻境,毫無不猶豫地使出大辟之刀,絕殺雷碧城。狼王出現並告訴他,青陽部裡真正通風報信的人既不是呂守愚也不是呂鷹揚,而是蘇瑪。呂歸塵愕然不已。他一個人趔趄著往青陽部走去。呂鷹揚召見蘇瑪,蘇瑪說出自己所做的一切皆是要報復帕蘇爾家族。呂鷹揚將蘇瑪下獄。帝都的一切終於平息,小舟拒絕了白毅的邀請,留在了天啟城,繼承了皇帝哥哥的遺願,登上皇位。
19:00
呂鷹揚假意同意其他族人領袖的要求,卻在酒席上布兵殺死他們。呂鷹揚沒有算到的是,自己的弟弟在混戰中為自己擋箭而死。呂鷹揚崩潰,他最終幡然醒悟,將自己的人頭獻給呂歸塵,讓他告訴眾人自己才是青陽部的叛徒。他要呂歸塵成為新的大君,帶領殘餘的青陽部人,出城與狼王決一死戰。面對如此的內憂外患,呂歸塵決定在最後時刻團結並號召起青陽所有的男人共同抵抗天亮狼王即將發起的攻勢。在漫長的夜裡,呂歸塵向曾經的自己和曾經的摯友們告別,並解放了真顏部所有的奴隸,告訴他們眾生平等,願意帶領他們一起為了自由和生命而戰。天邊第一道曙光亮起,呂歸塵高喊鐵甲依然在,帶著眾人們浩浩蕩蕩出城,迎向未知生死的一戰。
20:00
故事的開始,一個滄桑的中年男人花了三十年踏遍西境,尋找一個叫“忘川”的地方,忘川之水,在於忘情,故事從這裡往回溯。三十年前,西境.西州正在舉辦乞巧大會,西州九公主——小楓興沖沖來到會場找師父顧劍,告訴他,自己找到傳說中的忘川——據說喝了忘川水,可以忘記一切痛苦和煩惱。顧劍搶過水壺,假裝喝下“忘川水”,逗小楓說自己忘了她,把小楓差點氣哭了。忽然會場樑柱倒塌,壓傷了明遠娘娘。明遠乃西州王側妃,是中原豊朝嫁來的和親公主,她多年身患重病,此次再一傷,擔心自己一旦離世,西州會夾在丹蚩、朔搏與豊朝之間為難。她希望小楓能嫁給豊朝太子,將來登基為豊朝皇后,以保西州與豊朝的百世交好,西州王答應讓小楓入豊朝和親。
21:00
王子借新進的傭金喜提新車,眾人起哄他這是準備向女神Emily求婚了。徐姑姑神色尷尬,原來在還不確定孩子是誰的情況下,他要陪張乘乘去醫院產檢。醫院裡張乘乘一會兒要喝水,一會兒又假裝自己不舒服想吐,徐文昌一聲不吭,挨個辦好。排隊產檢的孕婦羡慕張乘乘命好,張乘乘表現得非常乖巧幸福。王子開著新車去接Emily下班,Emily第一次當著同事的面大方上車。第二天王子請假去接Emily的媽媽,Emily媽媽卻對他愛搭不理。Emily媽媽一回家就說水晶吊燈太髒,王子立馬借梯子來,毫不在意自己昂貴的西裝,爬上爬下擦燈。朱閃閃去別墅區掃樓,結果頭被卡在鐵門間,掙脫不開的她打電話向王子求助,正在向Emily母女大獻殷勤的王子脫不開身,轉而讓樓山關去幫忙。
22:30
呂鷹揚假意同意其他族人領袖的要求,卻在酒席上布兵殺死他們。呂鷹揚沒有算到的是,自己的弟弟在混戰中為自己擋箭而死。呂鷹揚崩潰,他最終幡然醒悟,將自己的人頭獻給呂歸塵,讓他告訴眾人自己才是青陽部的叛徒。他要呂歸塵成為新的大君,帶領殘餘的青陽部人,出城與狼王決一死戰。面對如此的內憂外患,呂歸塵決定在最後時刻團結並號召起青陽所有的男人共同抵抗天亮狼王即將發起的攻勢。在漫長的夜裡,呂歸塵向曾經的自己和曾經的摯友們告別,並解放了真顏部所有的奴隸,告訴他們眾生平等,願意帶領他們一起為了自由和生命而戰。天邊第一道曙光亮起,呂歸塵高喊鐵甲依然在,帶著眾人們浩浩蕩蕩出城,迎向未知生死的一戰。
23:30
故事的開始,一個滄桑的中年男人花了三十年踏遍西境,尋找一個叫“忘川”的地方,忘川之水,在於忘情,故事從這裡往回溯。三十年前,西境.西州正在舉辦乞巧大會,西州九公主——小楓興沖沖來到會場找師父顧劍,告訴他,自己找到傳說中的忘川——據說喝了忘川水,可以忘記一切痛苦和煩惱。顧劍搶過水壺,假裝喝下“忘川水”,逗小楓說自己忘了她,把小楓差點氣哭了。忽然會場樑柱倒塌,壓傷了明遠娘娘。明遠乃西州王側妃,是中原豊朝嫁來的和親公主,她多年身患重病,此次再一傷,擔心自己一旦離世,西州會夾在丹蚩、朔搏與豊朝之間為難。她希望小楓能嫁給豊朝太子,將來登基為豊朝皇后,以保西州與豊朝的百世交好,西州王答應讓小楓入豊朝和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