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
徐姑姑讓生病的房似錦在家休息,卻在檔案館門口遇到房似錦,二人一起查向公館相關檔案資料。談起對未來的規劃,房似錦坦言自己希望有屬於自己的房子。朱閃閃根據房似錦指示在醫院門口發凶宅傳單,還在傳單上寫上了自己的手機號。中元節,徐姑姑去母親的墓地,張乘乘早已等在那裡。徐姑姑一反常態送張乘乘回家,張乘乘興奮地在房間裡準備,沒想到徐姑姑留下一碗面,早已沒了蹤影。房似錦在超市發現凶宅傳單上朱閃閃手寫的電話,誤會閃閃搶單,向小樓確認後氣呼呼地殺回店裡。房似錦問閃閃要解釋,閃閃不明就裡,因房似錦生病,不想電話打擾她休息,所以就自己整理了客戶聯繫方式,並約了集中看房。房似錦瞬間羞愧了起來。
02: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03: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04: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05: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06:00
扶搖/台
講述平凡少女扶搖為解救同伴,踏上五洲歷險征途,與長孫無極歷經各種磨難,最終成功對抗不公的命運。
07:00
扶搖/台
講述平凡少女扶搖為解救同伴,踏上五洲歷險征途,與長孫無極歷經各種磨難,最終成功對抗不公的命運。
08:00
鴻展向交往多年的家燕求婚,但雙方家長從年輕就一直互看對方不順眼,使得提親的過程充滿波折及逗趣。
10:00
青陽內部四分五裂,呂守愚和呂鷹揚各自為營,但沒有大將敢直接面對狼王,呂歸塵回來之後竭盡所能的想為青陽做點兒事兒,也願意不顧眾人的質疑,領兵面對自己的外公。呂守愚本來還略有擔心呂歸塵會與他爭奪王位,但呂歸塵表示自己無意稱王,願誠心輔佐大哥。長公主日夜思念百里寧卿,常常借酒澆愁、睹物思人。呂歸塵在呂守愚的金帳中見到了自己曾經心心念念的蘇瑪,原來蘇瑪不僅沒有死,還會說話了,並且嫁給了自己的大哥。呂歸塵百感交集,呂守愚也十分緊張,仔細觀察著蘇瑪和呂歸塵的變化,擔心蘇瑪心裡還是抹不掉呂歸塵。
11:00
呂歸塵見到大合薩,大合薩向他講述了這些年青陽的變化,也告訴了他,他爺爺被關起來的真實原因是因為他和呂歸塵一樣都擁有青銅之血,狂血的時候會濫殺無辜。庫裡格大會上大家面上願意共同抵禦朔北部,但各自心懷鬼胎,狼王的兒子黃金王呼都魯汗來與青陽部談判,威脅眾人若是不投降,便會滅了所有部落和家族。呂歸塵代表青陽部與他對談,沉著應對。青陽部再次陷入內憂外患的境遇,面對眾人的推脫,呂歸塵主動請纓去朔北部與狼王談判,臨行前蘇瑪十分擔憂。在自己母親的墳前,呂歸塵終於見到了狼王,也就是自己的親外公。
12: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13:00
青丘帝姬白鳳九被東華帝君所救銘記在心,後東華被鎖入十惡蓮花境,鳳九化身靈狐救東華。
14:00
徐姑姑讓生病的房似錦在家休息,卻在檔案館門口遇到房似錦,二人一起查向公館相關檔案資料。談起對未來的規劃,房似錦坦言自己希望有屬於自己的房子。朱閃閃根據房似錦指示在醫院門口發凶宅傳單,還在傳單上寫上了自己的手機號。中元節,徐姑姑去母親的墓地,張乘乘早已等在那裡。徐姑姑一反常態送張乘乘回家,張乘乘興奮地在房間裡準備,沒想到徐姑姑留下一碗面,早已沒了蹤影。房似錦在超市發現凶宅傳單上朱閃閃手寫的電話,誤會閃閃搶單,向小樓確認後氣呼呼地殺回店裡。房似錦問閃閃要解釋,閃閃不明就裡,因房似錦生病,不想電話打擾她休息,所以就自己整理了客戶聯繫方式,並約了集中看房。房似錦瞬間羞愧了起來。
15:30
皇太子蕭定權少年時期喪母喪妹,使得他對親情極度渴望,又因有心人士的操弄,讓蕭定權與父親間的隔閡日漸加深。蕭定權與文官陸英之女陸文昔偶遇相知,兩人的情感逐漸加深,並且不畏艱險不畏犧牲,為了社稷的安寧相持相伴。
17:00
青陽內部四分五裂,呂守愚和呂鷹揚各自為營,但沒有大將敢直接面對狼王,呂歸塵回來之後竭盡所能的想為青陽做點兒事兒,也願意不顧眾人的質疑,領兵面對自己的外公。呂守愚本來還略有擔心呂歸塵會與他爭奪王位,但呂歸塵表示自己無意稱王,願誠心輔佐大哥。長公主日夜思念百里寧卿,常常借酒澆愁、睹物思人。呂歸塵在呂守愚的金帳中見到了自己曾經心心念念的蘇瑪,原來蘇瑪不僅沒有死,還會說話了,並且嫁給了自己的大哥。呂歸塵百感交集,呂守愚也十分緊張,仔細觀察著蘇瑪和呂歸塵的變化,擔心蘇瑪心裡還是抹不掉呂歸塵。
18:00
呂歸塵見到大合薩,大合薩向他講述了這些年青陽的變化,也告訴了他,他爺爺被關起來的真實原因是因為他和呂歸塵一樣都擁有青銅之血,狂血的時候會濫殺無辜。庫裡格大會上大家面上願意共同抵禦朔北部,但各自心懷鬼胎,狼王的兒子黃金王呼都魯汗來與青陽部談判,威脅眾人若是不投降,便會滅了所有部落和家族。呂歸塵代表青陽部與他對談,沉著應對。青陽部再次陷入內憂外患的境遇,面對眾人的推脫,呂歸塵主動請纓去朔北部與狼王談判,臨行前蘇瑪十分擔憂。在自己母親的墳前,呂歸塵終於見到了狼王,也就是自己的親外公。
19:00
呂守愚向蘇瑪說出有逆賊的擔憂,否則消息不會走露的那麼快,蘇瑪面露難色。大戰將近,北都城裡眾人皆是憂心忡忡。呂歸塵即將正面迎戰狼王的消息在青陽內部傳開,一向看不起呂歸塵的九王與他激烈爭辯,呂歸塵終於說出自己準備運用“穿心”戰術,一人突襲前去刺殺狼王,九王被這一戰術震撼,同時為他的勇氣而折服,對呂歸塵改變了看法,決心與他一起衝鋒。大合薩不同意呂歸塵的戰法,但呂歸塵為了青陽部的安全決議不改。呂歸塵和九王帶兵出征,準備打穿心之戰,打狼王個措手不及,卻不料蘇瑪將他的計畫早已全盤透露了出去。
20:00
面對呂歸塵的戰敗,呂守愚深感自己是青陽罪人,但怕呂鷹揚他們為難蘇瑪,堅持要連夜送蘇瑪出城,卻不料最大的內賊其實就在自己身邊,蘇瑪再次將自己的計畫出賣,呂守愚送蘇瑪出城之時,被眾人圍剿,呂守愚無地自容,呂鷹揚終於扳倒了呂守愚。另一邊,小舟在白毅的陪同下回到帝都。白毅憑著當年與息衍的約定,在帝都隱秘的酒樓裡找到了隱沒于世的姬野和息衍。息衍和白毅商量,決定用天驅的力量輔佐小舟。姬野與小舟對談,聊到了許多過往,也聊到了彼此對呂歸塵和羽然的情感,二人感歎,彼此是非常相似的人。姬野向小舟跪拜,表示自己願意以大宗主的身份,帶領天驅護她周全。
21:00
徐姑姑通過熟識的方記者聯繫到這位元領導,瞭解到他的外甥正在整理家族資料,可以幫忙。耿叔夫婦買菜回來卻發現密碼鎖打不開了,保安轉告他們林老闆已經把房收回。房似錦聯繫不上林茂根,且發現向文森已經準備離開上海。房似錦和徐姑姑上網一查,向公館已經完成網簽,他們被跳單了。房似錦和徐姑姑陪耿叔夫婦搬去兒子家暫住,耿叔兒子怒斥仲介賺黑心錢,耿叔才知道仲介並沒有簽合同,也是百忙一場。徐姑姑聯繫上局長的外甥,跟他一起在家族資料裡尋找相關證據。朱閃閃來送午飯,從老舊的櫃子中翻出一個小盒子,裡面正是徐姑姑一直在找的另一份贈與書。門店全員出動幫耿叔理直氣壯搬回向公館。
22:30
呂守愚向蘇瑪說出有逆賊的擔憂,否則消息不會走露的那麼快,蘇瑪面露難色。大戰將近,北都城裡眾人皆是憂心忡忡。呂歸塵即將正面迎戰狼王的消息在青陽內部傳開,一向看不起呂歸塵的九王與他激烈爭辯,呂歸塵終於說出自己準備運用“穿心”戰術,一人突襲前去刺殺狼王,九王被這一戰術震撼,同時為他的勇氣而折服,對呂歸塵改變了看法,決心與他一起衝鋒。大合薩不同意呂歸塵的戰法,但呂歸塵為了青陽部的安全決議不改。呂歸塵和九王帶兵出征,準備打穿心之戰,打狼王個措手不及,卻不料蘇瑪將他的計畫早已全盤透露了出去。
23:30
面對呂歸塵的戰敗,呂守愚深感自己是青陽罪人,但怕呂鷹揚他們為難蘇瑪,堅持要連夜送蘇瑪出城,卻不料最大的內賊其實就在自己身邊,蘇瑪再次將自己的計畫出賣,呂守愚送蘇瑪出城之時,被眾人圍剿,呂守愚無地自容,呂鷹揚終於扳倒了呂守愚。另一邊,小舟在白毅的陪同下回到帝都。白毅憑著當年與息衍的約定,在帝都隱秘的酒樓裡找到了隱沒于世的姬野和息衍。息衍和白毅商量,決定用天驅的力量輔佐小舟。姬野與小舟對談,聊到了許多過往,也聊到了彼此對呂歸塵和羽然的情感,二人感歎,彼此是非常相似的人。姬野向小舟跪拜,表示自己願意以大宗主的身份,帶領天驅護她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