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0
王旭一心撲在照顧小玉的事上,盡心竭力,並下定決心要收養這個孩子。邱岩與萊昂在費爾南德的舞會上,針對玉珠集團收集了玉珠集團各種負面消息,並當著全體經銷商給邱岩難看,想抹黑玉珠集團,邱岩臨危不亂,據理力爭再次向經銷商們證明了玉珠集團的實力與信譽。玉珠集團負面新聞在義烏愈演愈烈,駱父在小陳路的鼓勵下終於站出來,鼓起勇氣在電視臺說清了與駱玉珠的種種關係,悔恨當初所放下的錯,為駱玉珠贏回了美譽。邱岩與萊昂經過費爾南德酒會上的博弈,終於在西班牙站穩了腳跟。
01:00
02:0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
03:0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
04:00
一聲巨響,楚喬沉入湖底,失去記憶,被奴隸主撿走,故事就此展開。楚喬與一群「犯了錯」的奴婢一起被押往長安,當捲毛頭問及她的姓名時,她恍惚了一下,告訴捲毛頭她叫荊小六。
05:00
一聲巨響,楚喬沉入湖底,失去記憶,被奴隸主撿走,故事就此展開。楚喬與一群「犯了錯」的奴婢一起被押往長安,當捲毛頭問及她的姓名時,她恍惚了一下,告訴捲毛頭她叫荊小六。
06:00
洪茶和滿足兩人讓肚子裡的孩子指腹為婚,但洪茶和滿足的丈夫是對冤家,不同意這樁指腹為婚的婚事…。
07:00
08:00
一聲巨響,楚喬沉入湖底,失去記憶,被奴隸主撿走,故事就此展開。楚喬與一群「犯了錯」的奴婢一起被押往長安,當捲毛頭問及她的姓名時,她恍惚了一下,告訴捲毛頭她叫荊小六。
09:00
一聲巨響,楚喬沉入湖底,失去記憶,被奴隸主撿走,故事就此展開。楚喬與一群「犯了錯」的奴婢一起被押往長安,當捲毛頭問及她的姓名時,她恍惚了一下,告訴捲毛頭她叫荊小六。
10:00
傅籌一回中山便到森閻宮找苻鴛聞訊真相,但宮殿內空無一人,苻鴛早已消失,隨之失蹤的還有臨皇。傅籌心生恐怖之感,感到似乎還有更大的陰謀在等待著他。昭芸在青州再次見到了無郁,恍如隔世,此時蕭可來找無郁,見兩人舉止親密,昭芸鼓勵無郁不要辜負可兒,莫再錯過。昭芸留下了一封信後便離開了,她要去追求全新的人生。無憂、容樂準備大婚儀典的大喜消息在青州街頭傳播,痕香此時從項影口中得知容樂對贍民變法多有貢獻,更是《山河志》的主人,痕香怔住,懷疑容樂的真實身份。
11:00
西啟容齊病重,但續命藥所剩無幾了,太后卻遲遲未歸。容齊暗下決心,決定要盡力一搏。無郁前去找蕭可,可兒鼓起勇氣對無郁表白,兩人互許心意。漫音閣內,無憂發現容樂已經帶著《山河志》不辭而別,甚是擔憂容樂的安危。原來此前項影將痕香囑託的鈴鐺交給了容樂,容樂見到熟悉的鈴鐺,便答應去見痕香。在痕香隱居處,痕香道出了容樂模糊記憶中的一切,兩人姐妹相認,激動地擁抱在一起。痕香向容樂慨歎,父母大仇至今未報,怨恨臨皇令秦家分崩離析,容樂告知痕香天仇門和苻鴛才是真正陷害父親秦永的仇人。
12:0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
13:0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
14:00
王旭一心撲在照顧小玉的事上,盡心竭力,並下定決心要收養這個孩子。邱岩與萊昂在費爾南德的舞會上,針對玉珠集團收集了玉珠集團各種負面消息,並當著全體經銷商給邱岩難看,想抹黑玉珠集團,邱岩臨危不亂,據理力爭再次向經銷商們證明了玉珠集團的實力與信譽。玉珠集團負面新聞在義烏愈演愈烈,駱父在小陳路的鼓勵下終於站出來,鼓起勇氣在電視臺說清了與駱玉珠的種種關係,悔恨當初所放下的錯,為駱玉珠贏回了美譽。邱岩與萊昂經過費爾南德酒會上的博弈,終於在西班牙站穩了腳跟。
15:30
改編自法國小說《危險關係》,講述一群年輕男女之間以整個人生做為賭注,而陷入一場危險的愛情遊戲。
16:00
講述被排擠的廚師徐風,和段賽優與鬥七星相遇,憑借自己的才能和兩人的幫助重回頂級酒店餐廳當主廚。
17:00
傅籌一回中山便到森閻宮找苻鴛聞訊真相,但宮殿內空無一人,苻鴛早已消失,隨之失蹤的還有臨皇。傅籌心生恐怖之感,感到似乎還有更大的陰謀在等待著他。昭芸在青州再次見到了無郁,恍如隔世,此時蕭可來找無郁,見兩人舉止親密,昭芸鼓勵無郁不要辜負可兒,莫再錯過。昭芸留下了一封信後便離開了,她要去追求全新的人生。無憂、容樂準備大婚儀典的大喜消息在青州街頭傳播,痕香此時從項影口中得知容樂對贍民變法多有貢獻,更是《山河志》的主人,痕香怔住,懷疑容樂的真實身份。
18:00
西啟容齊病重,但續命藥所剩無幾了,太后卻遲遲未歸。容齊暗下決心,決定要盡力一搏。無郁前去找蕭可,可兒鼓起勇氣對無郁表白,兩人互許心意。漫音閣內,無憂發現容樂已經帶著《山河志》不辭而別,甚是擔憂容樂的安危。原來此前項影將痕香囑託的鈴鐺交給了容樂,容樂見到熟悉的鈴鐺,便答應去見痕香。在痕香隱居處,痕香道出了容樂模糊記憶中的一切,兩人姐妹相認,激動地擁抱在一起。痕香向容樂慨歎,父母大仇至今未報,怨恨臨皇令秦家分崩離析,容樂告知痕香天仇門和苻鴛才是真正陷害父親秦永的仇人。
19:00
無憂發現容樂不見十分震驚,擔心她可能被擄走,便寫信向傅籌求助。容齊帶著容樂去了當初的小木屋,裝扮成一對平民夫婦,帶著她到山下村子裡遊逛。村民紛紛跟容樂打招呼,容樂卻根本不記得曾經來過這裡,感到非常奇怪。容齊許諾容樂,只要她能陪伴他在村子裡住上半年,自己定會替她解毒,保她母子平安。兩人在村子裡平靜地住下來,熟悉的場景令容樂時不時想起,當年與容齊一起的記憶片段。每當容樂因“天命”之毒昏睡不醒時,容齊便會割破自己的手,將血喂給她。
20:00
苻鴛指責容齊多年來不想著報仇,卻處處與她作對。容齊控訴苻鴛多年沉迷仇恨不擇手段,而他已厭倦復仇,只希望容樂能平安活著。他不願再聽從太后的擺佈。容樂被關押在西啟冷宮內,夜晚時分聽到了嬰兒的哭聲循聲去找。此時容齊到來,再次保證自己定會保全她和孩子,容樂卻再不肯相信容齊,說自己就是因為太相信容齊才會一次次被他欺騙利用。侍衛奉太后命令封閉冷宮,容齊只得憤恨離去。容樂在冷宮中又一次產生了曾在此生活的熟悉感覺。然而冷宮之外,只有容齊一人還清楚地記得兩人過往美好的曾經。
21:00
陳江河再三想說服駱玉珠和楊氏集團聯手,並且讓駱天寶給自己當司機和保鏢。萊昂和費爾南德賭博輸光了錢,不聽邱岩勸說,被邱岩一巴掌打醒,隔天歹徒搶走邱岩的項鍊,被萊昂拼命追回。王旭在回村的路上碰見小玉並把小玉帶回村子,王旭帶領村民們一起賣茶。邱岩發現費爾南德資金鏈斷截,並且在24小時後全線降價,而楊雪、阮文雄和玉珠集團則是24小時後價格戰的受害者,陳江河臨危不懼,讓邱岩去說服阮文雄,自己開擴音說服楊雪和楊氏董事會,不讓費爾南德陰謀得逞,而讓大家公平競爭達到共贏。
22:3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
23:3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