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
01:00
02:0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
03:0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
04:00
一聲巨響,楚喬沉入湖底,失去記憶,被奴隸主撿走,故事就此展開。楚喬與一群「犯了錯」的奴婢一起被押往長安,當捲毛頭問及她的姓名時,她恍惚了一下,告訴捲毛頭她叫荊小六。
05:00
一聲巨響,楚喬沉入湖底,失去記憶,被奴隸主撿走,故事就此展開。楚喬與一群「犯了錯」的奴婢一起被押往長安,當捲毛頭問及她的姓名時,她恍惚了一下,告訴捲毛頭她叫荊小六。
06:00
洪茶和滿足兩人讓肚子裡的孩子指腹為婚,但洪茶和滿足的丈夫是對冤家,不同意這樁指腹為婚的婚事…。
07:00
08:00
一聲巨響,楚喬沉入湖底,失去記憶,被奴隸主撿走,故事就此展開。楚喬與一群「犯了錯」的奴婢一起被押往長安,當捲毛頭問及她的姓名時,她恍惚了一下,告訴捲毛頭她叫荊小六。
09:00
一聲巨響,楚喬沉入湖底,失去記憶,被奴隸主撿走,故事就此展開。楚喬與一群「犯了錯」的奴婢一起被押往長安,當捲毛頭問及她的姓名時,她恍惚了一下,告訴捲毛頭她叫荊小六。
10:00
越獄的孫繼周出現在傅籌的營帳,說要以自己手中的南境軍事機密,換取傅籌派人到青州救女兒雅璃。傅籌深恨孫繼周這樣背信棄義的小人,令人處死孫繼周,但從孫繼周處得知此前有人借自己名義與其通信,傅籌懷疑是苻鴛所為。傅籌看望臨皇,口不能言的臨皇艱難地在傅籌手上寫下一個“西”字。聯想起苻鴛瘋話中曾提及被西啟皇帝侮辱,傅籌第一次懷疑起自己和苻鴛的關係。苻鴛再次催促傅籌討伐無憂,傅籌拒絕,苻鴛不悅。
11:00
清晨侍女們進房為容樂梳洗時,突然發現竟有個男人和王妃同床共枕,大驚失色,容樂此時蘇醒,發現春泥不見了,那男人卻在言語間暗示自己是容樂情人。孫雅璃此時闖入見此情況,大叫大嚷說容樂背叛了無憂,一時間門外下人聚集,議論紛紛,都說王妃不堪寂寞養了男寵。早朝上,朝臣指責容樂不顧顏面,泠月替容樂作證,卻並無真憑實據,說守夜的春泥可以作證,春泥卻失蹤了。侍衛來報,王府井中發現春泥屍體,那“男寵”卻當堂將嫌疑更為引向容樂。為表公正,玄明主動要親自去容樂房中搜查。
12:0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
13:0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
14:00
陳江河覺得大狗是個人才,想收為己用,於是讓小陳路利用網路約出大狗,沒想到早已被大狗識破,挨了一頓暴揍後,卻贏得了大狗的尊重。費爾南德與楊雪聯手一夜之間,歐洲各國的同類商品降價百分之十,萊昂找到駱玉珠求救,但被拒絕。萊昂與邱岩奔跑在各大生產基地,希望能夠革新產品,生產商們卻陽奉陰違無功而返,最後聽從邱岩的意見決定返回歐洲唱出空城計給楊雪與費爾南德看。王旭一直不理解陳江河的用心與決策,更不甘心只做陳大光的助理,偷偷與爺爺陳金水私下做五金買賣,希望將來公司遇到危機時能派上用場,好在陳江河面前證明自己。
15:30
改編自法國小說《危險關係》,講述一群年輕男女之間以整個人生做為賭注,而陷入一場危險的愛情遊戲。
16:00
講述被排擠的廚師徐風,和段賽優與鬥七星相遇,憑借自己的才能和兩人的幫助重回頂級酒店餐廳當主廚。
17:00
越獄的孫繼周出現在傅籌的營帳,說要以自己手中的南境軍事機密,換取傅籌派人到青州救女兒雅璃。傅籌深恨孫繼周這樣背信棄義的小人,令人處死孫繼周,但從孫繼周處得知此前有人借自己名義與其通信,傅籌懷疑是苻鴛所為。傅籌看望臨皇,口不能言的臨皇艱難地在傅籌手上寫下一個“西”字。聯想起苻鴛瘋話中曾提及被西啟皇帝侮辱,傅籌第一次懷疑起自己和苻鴛的關係。苻鴛再次催促傅籌討伐無憂,傅籌拒絕,苻鴛不悅。
18:00
清晨侍女們進房為容樂梳洗時,突然發現竟有個男人和王妃同床共枕,大驚失色,容樂此時蘇醒,發現春泥不見了,那男人卻在言語間暗示自己是容樂情人。孫雅璃此時闖入見此情況,大叫大嚷說容樂背叛了無憂,一時間門外下人聚集,議論紛紛,都說王妃不堪寂寞養了男寵。早朝上,朝臣指責容樂不顧顏面,泠月替容樂作證,卻並無真憑實據,說守夜的春泥可以作證,春泥卻失蹤了。侍衛來報,王府井中發現春泥屍體,那“男寵”卻當堂將嫌疑更為引向容樂。為表公正,玄明主動要親自去容樂房中搜查。
19:00
傅籌聽說容樂行蹤,決定藉口購買戰馬去宸國尋找容樂。苻鴛得知傅籌離開,於是重新找到林申與他勾結,要林申去宸國替自己執行下一步計畫。宸國鎮北王府,昭芸見到容樂十分開心,容樂得知昭芸與甯千易恩愛甚篤,而且昭芸已有身孕。不久後容齊與傅籌皆來到鎮北王府求見容樂,兩人針鋒相對,甯千易故作誇張,藉口容樂因與無憂決裂傷心不已,要等心情好了才能見人。二人無奈離去,卻在驛館再次爭執,容齊暗示傅籌,不要連自己真正的敵人是誰都搞不清楚,現在最好的辦法是離開宸邦回到北臨,但傅籌因不信任容齊斷然拒絕。
20:00
蕭煞背著泠月來見容樂,原來他已得知泠月並非善類。容樂與無憂懷疑甯千易有問題,決定順勢而為,隨機應變。不久後,無憂在街頭幫助一個頑劣少年擺脫了追兵,並點出了少年以年幼無識掩蓋天才智慧的真面目,並知道了他其實就是一直苦於受甯千易攝政控制而無法施展才能的小宸皇。容樂發現昭芸被甯千易保護得很好,對陰謀之事一無所知。此時甯千易邀容樂一起去赴傅籌與容齊的宴會,容樂本欲推辭,但聽到傅籌也是要買戰馬時便欣然答應。因意外發現林申蹤跡,容齊放棄了見容樂的機會。
21:00
駱玉珠隨駱天寶去了駱父的住處,警告駱父別再來糾纏她,要還債等下輩子。王大狗帶著一眾手下來到玉珠集團投誠,陳江河熱情接納。聯合國難民署開發署共同發佈一則消息,需要鐵鍬等五金來重建災區,王旭認為這是掙錢良機,速彙報陳江河,召開董事會,卻故意把陳大光排斥在外,金水和江河產生分歧,惹陳金水要退出玉珠集團股份。駱玉珠因陳江河對王旭的態度表示不滿,希望陳江河別太苛刻,但陳江河所做的一切都是為王旭將來鋪路,無人理解。王旭的再次受挫,萬念俱灰決定要離開這個家,被邱岩耐心勸下。
22:3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
23:30
在人妖魔共存的世界裡,少年陳長生帶著婚書來到神都,結識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尋找逆天改命之法而奮鬥。